2018年6月12日 星期二

買了5瓶橄欖油,能否因標籤標識內容錯誤要求價款十倍賠償?

日期: 2018-06-11 08:45   來源: 澎湃新聞
   2017年10月26日,原告在被告處購買某特級初榨橄欖油,數量5瓶,金額368元。商品外包裝顯示每100克能量為1100千焦。根據國家標準GB28050-2011《食品安全國家標準預包裝食品營養標籤通則》及原衛生部發布的《食品安全國家標準預包裝食品營養標籤通則GB28050-2011問答》,上述橄欖油每100克能量為3330千焦,涉案商品外包裝標明的能量值遠遠低於實際數值,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下稱《食品安全法》)中關於食品和食品添加劑與其標籤、說明書所載明的內容不符,不得上市銷售的相關規定。為此,原告訴至法院要求被告返還購物款368元並支付賠償金3680元、差旅費及打印費600元。
 
  被告某商業有限公司辯稱,原告是職業打假人,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消費者,其購買商品是以索賠、營利為目的,不屬於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保護範疇。原告從被告處購買的商品獲得了出入境檢驗檢疫衛生證書、食品流通許可證,並有質量檢驗報告,商品標籤中的“能量”數值1100千焦是產品生產者在製作標籤時出現了錯誤;被告只是銷售商,且在進行銷售時對生產者進行了資質審查,對商品進行了出入境檢驗檢疫衛生證書、食品流通許可證的審查,不存在銷售明知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的情形。所以,涉案商品在質量上沒有違反《食品安全國家標準預包裝食品營養標籤通則》和《食品安全法》的相關規定,原告主張退還貨款368元並十倍賠償3680元於法無據。另外涉案產品沒有給原告造成任何財產或人身上的損害,根據相關法律規定原告無權要求被告給予退款及十倍賠償。綜上,請求依法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分歧
 
  本案中,關於經營者所售食品本身符合國家食品安全標準,而只是標籤標識內容存在錯誤的,是否適用商品價款十倍賠償條款的問題,存在以下兩種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被告銷售的商品標識存在錯誤,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依據《食品安全法》的規定,原告作為消費者除要求賠償損失外,還可以向生產者或經營者(銷售者)要求支付價款十倍的賠償金,因而應當適用商品價款十倍賠償條款。
 
  第二種意見認為,在經營者已經履行了主要的進貨檢驗義務,所售食品本身符合國家食品安全標準,而只是標籤標識內容存在錯誤的情形下,不能因為其對標識內容的檢查失誤而認定其為“銷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因而不應適用商品價款十倍賠償條款。
 
  評析
 
  本案涉及的主要問題是,經營者所售食品本身符合國家食品安全標準而只是標籤標識內容存在錯誤的,消費者是否可以據此向經營者主張商品價款十倍的賠償金。
 
  食品安全事關民生。為淨化市場環境,維護人民群眾“舌尖上的安全”,我國《食品安全法》規定了“十倍賠償”這一懲罰性賠償條款,即生產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或者經營銷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消費者除要求賠償損失外,還可以向生產者或經營者(銷售者)要求支付價款十倍的賠償金。不過,近年來社會上不少職業打假人為了實現其通過索賠來營利的目的,在市場上尤其是大型商業超市中尋找標籤標識內容存在錯誤的食品,發現後即大批量買入,後以《食品安全法》的相關規定作為依據,向法院起訴要求商品價款十倍的賠償金,本案即是如此。本案中,原告張某作為職業打假人,在發現被告某商業有限公司銷售的某特級初榨橄欖油外包裝上標註的每100克能量存在錯誤後,一次性購入5瓶,之後提起訴訟向被告某商業有限公司主張商品價款十倍的賠償金。當然,對於原告這樣知假買假的“職業打假人”的身份而言,《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食品藥品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條已經明確其具有消費者主體資格,其作為消費者起訴從主體上來說是適格的。但就其主張的內容即商品價款十倍的賠償金而言,該主張能否成立,則需要對“十倍賠償”這一懲罰性賠償規定的構成要件進行正確界定,這也是司法實踐中正確適用這一法律規定並妥善處理此類案件的關鍵所在。
 
  具體而言,應當主要從兩個方面予以嚴格考察。一是從主觀上來說要求經營者必須是明知,即經營者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其銷售的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根據《食品安全法》第五十三條的規定,為維護流通領域的食品安全,食品經營者對於食品具有檢查驗收的義務。這種義務決定了經營者在訴訟中有責任也應當有能力提供相關證據證明其對食品履行檢查驗收義務的情況,從而證明其在主觀上是否系“明知”。另外,從消費者的角度來講,在消費者和經營者地位不對等、信息不對稱的情況下,如果讓消費者舉證證明經營者的“明知”,也顯然不切實際。故司法實踐中對此應當採取舉證責任倒置,即由經營者來對此承擔舉證責任。因此,如果經營者不能舉證證明其已主要履行了檢驗產品是否合格的義務,則可推定其係“明知”並承擔不利的法律後果;如果經營者能夠舉證證明其履行了主要的對進貨商品進行檢查驗收的義務,則不能認定經營者為“明知”。二是從客觀上來看要求經營者銷售的食品確實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食品安全標準,是指為了對食品生產、加工、流通和消費(即從農田到餐桌)的食品鏈全過程中影響食品安全和質量的各種要素以及各關鍵環節進行控制和管理,經協商一致制定並由公認機構批准,共同使用的和重複使用的一種規範性文件。《食品安全法》第三章對此專門予以規定並要求食品生產經營者嚴格執行,就是為了確保市場上流通的食品無毒無害,符合應有的營養要求,對人體健康不造成任何急性、亞急性或者慢性危害,以有效保護消費者的合法權益。因此,經營者對此有責任舉證證明其銷售的食品符合食品安全標準即產品質量是合格的,否則就應當認定其銷售了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
 
  通過上述分析不難看出,消費者根據《食品安全法》的相關規定要求經營者支付商品價款十倍的賠償金,需具備主客觀兩方面的條件:一是經營者在主觀狀態上必須是明知;二是經營者銷售的產品客觀上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二者缺一不可。而具體到本案中,被告已經履行了其主要的對進貨商品檢查驗收的義務,即被告對進貨商品的生產者進行了資質審查,對商品進行了出入境檢驗檢疫衛生證書、食品流通許可證的審查。涉案商品的標識雖然部分錯誤,但並不影響食品安全,也不會對消費者的食用造成負面影響,且庭審中原告亦承認對商品的產品質量無異議,亦即被告出售的商品是符合國家食品安全標準的。因此,本案中被告的行為並不符合“十倍賠償”的構成要件,原告僅以標籤標識內容錯誤為由要求銷售者支付十倍價款賠償依法不應予以支持。當然,被告銷售的商品標籤標識錯誤,違反了《食品安全法》中關於“食品與其標籤、說明書所載明的內容不符的,不得上市銷售”的規定,存在過錯,原告作為消費者要求退還貨款應當予以支持。
 
  由此可見,在經營者已經履行了主要的進貨檢驗義務,其所售食品本身符合國家食品安全標準而只是標籤標識內容存在錯誤的情形下,不能因為其對標識內容的檢查失誤而認定其為“銷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消費者在這種情況下可以要求對標識錯誤的相關商品予以退款,但如果據此要求經營者支付商品價款十倍賠償的,人民法院應不予支持。不過不可否認的是,《食品安全法》所規定的“十倍賠償”這一懲罰性賠償條款如今在一定程度上已經成為了部分“職業打假者”牟取個人私利的工具,這顯然有悖於當初確立該制度以切實維護普通消費者合法權益的立法本意,而法院立案登記制的實行客觀上又使得民事訴訟案件受理的門檻進一步降低。為了能使法院有限的司法資源真正用於普通消費者合法權益的保護,筆者建議,今後在消費者權益保護領域還應不斷強化公益訴訟的地位和作用,從而盡可能地在遏制濫訴與真正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之間實現平衡。
(轉載自食品伙伴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