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跨境電商過渡期政策擴五城

跨境電商零售進口過渡期政策適用的城市範圍再度擴大外延。12月7日,商務部發布信息稱,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監管過渡期政策使用的範圍在此前10個試點城市的基礎上新增5個城市。有分析指出,試點城市再度擴容,意味著跨境電商試點政策進入正式落地階段,以B2C模式為主的跨境電商零售進口企業再度迎來利好,更多的跨境商品將通過新增的試點城市進入中國市場。
 
  城市擴容
 
  更多的城市將享受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監管過渡期政策延長帶來的紅利。12月7日,商務部發言人高峰表示,自2018年1月1日起,將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監管過渡期政策使用範圍,從原本的10個試點城市,新增合肥、成都、大連、青島和蘇州5個城市。

  今年9月20日,國務院第187次常務會議研究決定,將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監管過渡期政策再延長一年至2018年底,即繼續按照試點模式進行監管,對天津、上海、杭州、寧波、鄭州、廣州、深圳、重慶、福州、平潭10個試點城市(地區)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商品暫按照個人物品監管。早在2016年5月11日,我國對跨境電商零售進口有關監管要求就已經給予了一年的過渡期。

  豐趣海淘CEO任曉煜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在傳統貿易以及跨境進出口方面有優勢的城市,會在申請成為試點城市時具有優勢,政策也會優先考慮帶有自貿區、綜合保稅區的城市,以及跨境電商零售進口業務能夠對產業帶動較為明顯的城市。例如,本次新增的大連和青島兩座城市有著龐大的日韓貿易量,成都本身就設有綜保區,又是“一帶一路”的核心城市,而上述城市在物流方面的優勢又較為突出,這些因素都促使上述城市成為新一批試點城市。

  政策開始實施後,意味著享受跨境電商零售進口過渡期政策延長的15個試點城市(地區),經營的網購保稅商品“一線”進區時暫不核驗通關單,暫不執行化妝品、嬰幼兒配方奶粉、醫療器械、特殊食品(包括保健食品、特殊醫學用途配方食品等)的首次進口許可批件、註冊或備案要求;對所有地區的跨境電商直購模式也暫不執行上述商品的首次進口許可批件、註冊或備案要求。

  爆發式增長
 
  本次政策釋放的利好主要針對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城市。以城市為單位精準面向C端消費者的跨境電商平台,這類試點城市主要側重於進口,為線上零售交易,以B2C模式為主。試點城市由海關總署等有關部委批准並指導實施,屬於部級試點,旨在促進單向的進口和網購便利化。

  跨境電商零售試點城市逐漸開放的姿態,實則是跨境零售進口交易量的高速增長。今年10月,隨著國務院常務會議進一步規劃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並將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監管過渡期政策再度延長至2018年底,跨境電商的紅利期也不斷被延長。

  跨境電商正處於高速發展當中。以北京為例,2016年全年,北京市跨境進口實現88.8萬票,同比增長6.7倍,總價值超過3.3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9.4倍。今年1-9月,北京跨境電商零售進口額8.47億元,比去年全年增長1.5倍,已進入快速蓬勃發展階段。

  艾媒諮詢分析師認為,近年來中國進口零售跨境電商平台相繼成立,在激烈競爭中不斷提升用戶體驗,推動中國進口零售跨境電商交易規模持續穩步增長,進口零售跨境電商在進出口跨境電商交易規模中佔比將不斷提升。

  一位跨境電商行業資深人士表示,跨境電商作為新型貿易形式也呈現井噴式發展,伴隨著產業轉型升級和結構調整,新型貿易形式對進出口形成了補充,新的外貿競爭優勢漸入佳境。

  面對高速增長的跨境電商,高峰強調稱,目前我國對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商品暫時按照個人物品監管,雖然實施了必要的檢疫,但並未要求其符合國內標準,也未執行貨物進口的檢驗要求,監管部門在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商品風險監測的過程中發現了一些質量安全問題,主要包括攜帶有害生物、貨物包裝和標識標籤不符合規定等。

  政策實質落地

  跨境電商零售試點城市經過兩年多的發展,已經對傳統貿易進行了有效的補充,隨著享受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監管過渡期延長紅利的試點城市數量進一步增加,則意味著政策進入了實質的落地階段。

  對外經貿大學國際商務研究中心主任王健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稱,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監管過渡期延長覆蓋的試點城市範圍逐漸擴大,釋放出國家對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的認可態度在提升,也意味著對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的監管從初期的嘗試逐漸向系統化與成熟化的方向轉變,此舉保持了現有政策的連續性,穩定行業預期,對於促進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發展再度釋放利好信息。

  任曉煜表達了同樣的觀點,試點城市的數量再度擴展,代表著跨境電商的試點政策已經從試點開始向正式落地過渡,政策的覆蓋範圍還將擴大,當試點城市的模式逐漸成熟後,將會有更多的城市成為跨境電商零售進口的試點城市。

  在任曉煜看來,試點城市的擴充已經進入加速階段,成為試點城市後,跨境進出口的多種貿易形式將在一座城市集中體現,無論是面向C端消費者還是面向B端企業,跨境進出口的鏈條會快速構建完成。

  王健進一步稱,跨境電商作為一般貿易的有效補充方式已經獲得了國家的正面認可,國家正在將跨境電商碎片化的貿易方式納入到監管體系中,把零售進口放到可控的範圍內。碎片化貿易的高速增長已經改變了消費者的消費習慣,個人消費品在全球範圍的流動性強,以“堵”的方式並不能改變根本,還不如進行疏導,也是對一般貿易的單一渠道進行補充,進而滿足消費者多樣化的消費需求。

(轉載自北京商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