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7日 星期一

進口篇——圓桌:跨境進口供應鏈之坑

我們有請圓桌會議的主持人,來自云柏公司的勱總
    寧波嗨購CEO的楊靜
    雲倉CEO趙達治
    UEQ CEO楊學海
    全速通CEO石鑫
    漢默CEO洪宏
    北京宏遠副總經理蔣明

 主持人: 首先把我們這個話題進行一個擴題,跨境電商無非是三個內容,貨、物流、通關政策。所以我今天希望跟大家交流的時候就圍繞貨、物流、通關政策,大家把這個坑、這些問題來相互溝通一下,然後我也代表在座的各位企業的一些跨境人士想法設法在這些大佬裡面把他們的干貨逼出來。
    

首先我們聊今天的貨,從貨開始聊。供應鏈,大家都知道從做貨開始。很多企業都說從2015年48新政開始到後來跨境發展到現在,很多做轉型做供應鏈。很多人向海外設立海外的公司、機構,為什麼?更好地跟品牌商接觸,更好地跟海外的貨源接觸,這是供應鏈的過程。現在大品牌陸陸續續也出率了,他們有些直接找到海外的品牌方,供貨的一手貨源方。
    
我們這些中小的B2B或者說海外做供應鏈、供貨的供應商,如何在這麼一個大環境下生存。大平台都出去了,我們是不是還有一些生存的空間。
   
第二個以前一些大的商家在供貨,很多商家做起來之後跳過中間商跟上層接觸,我們怎麼辦?到後來還是被大平台所吞食。所以我們在中小企業的B2B如何在這個大環境下生存。來請教各位。
    
楊靜:其實這個問題不可避免,我覺得跳過供應商,到品牌商也好,大平台自己入駐也好是肯定的環節。如何生存,我們也遇到這樣的問題?其實很簡單,我覺得今天大家都說活下來不容易,我們也是2014年開始做到現在活下來確實難。我們做供應鏈,大家可能也知道嗨購網自己有平台做銷售,可是我們怎麼去跟大平台PK呢?我們就自己轉型做B2B,這是必然的生存過程。
    
但是您說如果要跳過這個去做一些嘗試,包括我們也海外開了各大公司,想去做最上游的事,可是我覺​​得生意之道很簡單,做貨就是分享。怎麼有實力呢?我聽過有一個前輩跟我說一個特別實在的話,供應鏈說白了不是貨,也不是各種的因素,其實特別簡單,就是資金,就是錢。尤其做到後面的,越做到後來就越能體現錢的重要性。你說供應鏈沒有錢,有錢上哪不能找貨。說白了好的供應鏈,我們不就是一個大買手,大代購而已。沒有那麼好聽的。生存是找到自己的方向。
    
嗨購跟各大供應鏈PK的話,我們有很多不足,但是我們也是做了很多的調整,在哪?我們找到自己的優勢,這個優勢在哪?這是要跟公司的體系相互結合的。這個很簡單,大家都知道這個問題死了一批又一批,尤其今年死了更多,這個政策體現出來了。
    
就像我做貨一樣,賠了多少錢,比如說尿不濕做了多少錢,我仍然每天在跟他們討論的時候,我特別自豪地說我到現在還在做尿不濕,而且到現在我的利潤還很好。這個體現了自己的價值,我不爭不槍,沒有那麼多競爭的,找到自己的方向,就很簡單。這個我沒辦法跟大家做每個公司的分析,但是你們可以根據公司自己的成立至今,自己背景的方向去做逐一的調整,供應鏈很簡單。
    
最後要強調就是錢,有錢就是老大,很直白。謝謝!
    
主持人:感謝楊總的分享,我覺得她有句話很好,做B2B就是方向,B2B可以B2B2B,我覺得這句話是非常認同的。
    
我們接下來第二個問題,我們想想我們現在做跨境的過程當中,難免遇到一些問題,叫什麼?真品和正品之間的問題。消費者要的是什麼?往往都是海外版本的東西,不要中國版本認為中國版本就不對。很多人產生誤解,說你這個不是報關授權就不是正品,我們叫真品水貨。在消費者導向的這個行業裡面,他需要的更多的是海外的真品的情況下,但是國內的渠道包括通關條件也好,各方麵條件也好又被正品佔領了。在真品和正品之間我們到底選擇往哪發展,或者屬於真品的水貨有沒有生存空間,未來又在哪?
    
洪宏:其實這個問題對於品牌方可能會思考得更多,我在過去的從業經驗裡面也為甲方做過服務,坦率地說在一些大型品牌商考量問題的時候,首先這個問題應該回到渠道關係,到底是哪個市場,是否良性健康,對這個市場是否有足夠的建設以及進入的方式,這個可能是要考慮的問題。我們說電商有出貨的考量、市場品牌的考量,為什麼現在出現大量的真品水貨,我覺得最大的問題是品牌方缺乏進入的途徑,以及他整體的在中國市場的解決方案是沒有一個非常良好的進入方式。因為目前來說中國的世界市場其實和海外的市場非常不一樣,就是中國的市場的開放度非常有限,不能說完全不開放的市場,也不能說完全開放的市場,它的開放程度都是有限的。
    
還有就是公平性原則,我接觸多很過大的品牌商,一些500強的企業都會有一個公平性的定價,特別是在快消這個領域,他們考慮在中國的售價為什麼要比其他地方貴,他們覺得為什麼中國的代理商要加很多的錢,在美國賣得便宜,到底是什麼原因?其實我們所謂的進口稅和進口環節成本並不是最高的,很多成本都是出在中間環節。這個是他們的一個考量的因素。
    
再往下推的時候,可以看到的問題是,在這個市場裡面要做什麼事情?任何一個品牌要考慮它的品牌的持久性、品牌的壽命。的確有一些品牌現在在中國進入衰老期需要進行品牌升級。你可以看到市場上有非常多不一樣的玩法,也有不一樣的進入方法,但是過去是更多滿足中國消費者的需求。中國消費者對產品、品牌以及對新產品挖掘的需求,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跨境產品好賣以及口碑好的原因。你但凡解決了真品和正品,就是從用戶需求來說比較要解決這個問題。我覺得這是一個過程,其實從海外的真品變成國內的正品,這只是一個過程而已。
    
所以我的看法是渠道商、服務商在這個中間找到大家的共同點,幫助品牌,不是所有品牌會成功的,很多品牌不接受。現在品牌商自己要設立好自己想走的路,而零售服務商能和品牌站在一起保持一個立場,這個品牌的機會就比較大。
    
主持人:感謝洪總的發言!
    
好多大品牌想進入但沒有好的渠道進入。我知道好多國外一些大牌的爆款想進入中國的市場,好多國外化妝品的量放出來特別少,他害怕,想又害怕。逼得很多人,中間貿易商貨拿不到,怎麼辦?做新品,跟國內渠道做對接,我這個是新的品牌幫我推廣一下。渠道商拿到這個品牌之後說幫你做新品的推廣,我的投入和成本還不如做我自己品牌的成本。所以在這樣的條件下,如果說有一個品牌,無論是爆款還是新品,如何能夠在中國國內的市場能夠逐步或者快速打入到中國市場讓中國消費者接受。
    
還有我們的國內的消費者不是隱性的消費者,怎麼樣把海外真正好的產品無論是爆款還是新產品怎麼樣讓中國消費者接受?
    
洪宏:你都問到戰術打法的問題,這個很難回答。我分享一個小案例,國內在零售業的商業規則中國和海外區別很大,大家的玩法差距也很大,所以才會出現這樣的問題。
    
美國一家上市公司,中國市場想做,但是又非常地謹慎,因為是上市公司不想做任何的公報,不想發任何的官方消息,怕對自己有影響。同時因為現有的政策並不足以支持他,所以他一定不會把最好賣的東西給你。很多還沒有準備好進入中國的品牌,整個中國的市場對他有多大的吸引力呢?我們的合作品牌告訴我們,整個中國占他全世界的銷售不到1%。他不會為1%放棄99%,他更多想怎麼把這個品牌先引入到中國。剛才講了怎麼樣快速地打開,在跨境這兩年其實可以看到很多例子,有一些成功的品牌快速地進入中國市場。這件事情未必是健康的。
    
但是從這件事情商來說,你問我怎麼做能夠快速進入或者佔領市場,一個是供應鏈做好準備,得有貨。前端做得很好,但是後端供應鏈沒有找到好的合作夥伴,貨源也解決不了,通關也不行,這個肯定不行。所以首先要解決解決產能供應鏈的問題。除了後端,更重要的是前端,是否能夠輸出比較好的內容,這就是我前面說的,不是所有品牌都能成功的,必須在這個領域上有自己的獨特性、充分鮮明的特徵以及競爭對手夠強。你跟那些有明顯強競爭的品牌去競爭是比較難的。如今為什麼奶粉做大就這麼幾個品牌?這是一個非常強競爭的,需要非常強的背書,不管是生產能力、配方,公司都要非常強,但是在小的品類上可以做突破。
    
回到本質還是前端,如何告訴消費者,直接地讓消費者看到這些東西。中國的消費者現在的問題是沒有足夠的渠道,這還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我們的消息渠道非常少,消費者知道國外的產品好,沒有渠道。誰的故事講得好,誰的產品真的配得上,我覺得它一定能成功。
    
主持人:謝謝洪總!我再問一個問題,剛才楊總講要有錢做B2B,現在我有錢了,也藉鑑洪總的建議,爆款怎麼打,國內渠道怎麼鋪,但是我到底做什麼產品好?我到海外去採購的時候,這麼多商品,新品、好用的、不好用的一大堆,我到底做什麼好呢?我們如何在B2B裡面選擇適合自己的品類和品種?我覺得就邀請我們楊總再給我們回答一下。
    
楊靜:這又是一個戰術的問題,剛才說有戰術想說一下,其實這個特別地實用,也特別地簡單,也許很多人不知道。這個應該是咱們各行業的老大跟我講的一個事,說完之我覺得怎麼會這麼簡單,這麼牛、這麼厲害。今天都是我們自己人,我說一個實用的東西。選品是一個老大難問題,我每次到各個國家去做一些選品的時候,我也特別地苦惱,到底是做什麼產品?比如說去年我選化妝品的時候,想做藥妝的時候,我一個一個拍照回來做分析,可是我覺​​得我做的分析是無用的,根本走不動,因為中國認識太少了。大家可能都知道做藥妝的在法國就那麼幾家,我怎麼選品呢?
    
後來這個人跟我分享一個事,他說特別簡單。他說國外不是用谷歌嗎?國內不是用百度嗎?就是你選到一個品,哪怕這個特別大品牌面的一個產品,你去百度,不要搜他們的英文名,搜中文名,把英文名翻譯中文去搜。如果百度跳轉出來有信息,不用參考天貓、阿里巴巴。可是很多產品搜不到,人家也沒有賣。這個很簡單,百度去,用中文名字搜,如果出來過中文名字,說明這個產品有中國人在搜索。就是百度,你只要有搜索這個名字、域名就出來這個產品信息,如果搜出來是英文名字的信息,那就說明這個東西太新了,你再等一等。如果有中文名字就可以試試做。
    
我真的嘗試過,真的有用,因為特別簡單。我也沒想到會是這種方法,大家可以去試一試。
    
主持人:謝謝楊總的分享!她的建議看似簡單,但是作用非常大。
    
我們再來談談一個問題,剛才談到資金的問題,現在B2B過了之後,大家會發現大平台的付款條件是越來越差了。原來有預付款,現在沒有了。原來說見提單付款,現在沒有了。現在好多中小企業錢也不夠,怎麼辦?我有貨,但是我錢也不夠,怎麼辦?
    
第二方面大平台說了,你的供應鏈太長了,找幾個人來墊錢、出錢,損失點利潤。但是鏈路太長,怎麼辦?所以這個就矛盾,一個是沒錢,第二個大平台把供應鏈做短,這就是很難的問題,就是供應鏈金融。這個大家都在談,特別是B2B這塊一直是在談的問題,我想問一下在座的各位,B2B金融到底在B2B裡面起到什麼樣的作用,是不是跟原來所說的有這麼好的前景?是不是切合跨境金融的實際呢?
    
趙達治: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進入跨境這個圈子之前,我就是做供應鏈金融,我是做資金平台的,我是做手機供應鏈的。

    那麼在進入這個行業之前或者說我剛剛進入跨境這個圈子的時候,我就說這個圈子果然是在一個非常前期的初始期,那麼在2013年、2014年,一直到2015年的時候居然還沒有專業的供應鏈平台出現。我們現在看到大批的托盤商、有資金的供應鏈企業,實際上大家都紛紛地冒出來了,為什麼呢?其實它也跟一個行業從初始期到有一個競爭的過程,再到它的沉降期。我們現在看這個行業已經到它的沉降期了,去泡沫化的東西已經去得差不多了。
    
我們在寧波做跨境貿易的公共倉,已經有50%的企業逐步地、陸續地在退倉,已經退完的大概有50%了。這個數字其實也可以基本代表整個寧波參與跨境電商這個業態的企業的整體現狀。

    那麼有了這些以後,我們看剛才的問題,資金的問題和供應鏈的問題到底之間的關係是什麼?我們可以參照什麼呢?參照現在一般貿易,大家可以看到現在的一般貿易是經過很多年初步競爭最後延伸出來,要么有巨型的貿易公司,這些公司就是為各種渠道不管是上游還是下游做連接,它的主要功能就是代墊資金,它有一個從買貨一直到貨物賣出去這麼一個緩衝的過程。這個過程,跨境電商在前期的時候我們一步一步看。我們剛剛開始的時候是政策,當政策這個春風吹來的時候是風起了,很多人跟著這股風就飛起來了。催生出了很多發展非常快的,尤其是以跨境電子商務為主的這些平台就突然間一下多起來了。多起來之後很快面臨倉配的問題,跟不上了。很多人找了投資,投資人說你這部分跟不上了怎麼辦?自建倉儲物流。2014年前後的時候大量的電商企業開始自建倉儲物流。
   
 那麼隨著這個繼續進展,到了前台銷售,因為在2015年前後的時候大家都知道有很多平台賣貨賣得非常瘋,打造爆款都不是打造一個兩個,可能一下子出來幾十個爆款,他們由於廣告,還有資金也正是充裕的時候,那麼整個的市場活躍度非常高。那麼瞬間把庫存賣完了,以後就是全場搶貨,可能參與這個行業很久的知道,2014年、2015年干供貨這個事太好乾了。
   
 繼續競爭到下一步是什麼?隨著這些品牌商對中國市場的重視,包括他們很快地在中國市場打開了局面。這些商品的後端供應鏈也就是供貨這一層實際上通過各種各樣的渠道都已經準備好的時候,然後產生問題了?什麼問題呢?貨跟上了,但是貨源的渠道從哪來的,也有國外供應商的,也有中間,甚至有掃貨的,什麼樣的渠道都有。那麼很快在國內賣這些爆款,你也賣,我也賣,很多家都在賣,賣完了以後出現了狀況就是這個品牌被做爛了,價被做爛了。
    
到現在發展到了什麼階段呢?就發展到供應鏈企業和供應鏈金融手段開始上馬的階段,這個階段我們就可以參照之前的一般貿易。有大的貿易公司、大的金融企業在不同的階段放款,貨物流轉過程中都是由專業的公司做專業的事情,跨境電子商務競爭到今天已經臨近於傳統企業,政策還沒有非常地清晰。
    
主持人:謝謝趙總的分享!
    
現在我們好像保稅的模式退倉非常地厲害。我們的物流的行業,剛才講貨,現在講物流。我們問一下保稅模式發展到今天到底能不能生存下去,大家都知道報稅倉裡面現在放了好多低價值的商品,或者不怎麼賺錢的,你想電商企業貨主都不怎麼賺錢,物流怎麼賺錢。現在全國各地那麼多保稅倉,到底保稅還要不要開展這個模式,到底減少還是逐步控制。大家都是搬磚的活,業務發展不好,到底怎麼處理這個事情?
    
石鑫:是這樣的,今年保稅倉比以前難做很多。我是這樣看的,保稅倉有沒有前途呢?這個行業還應該在,畢竟它是我們很多貨到國內,操作也很簡單,下單之後,離你準備貨的那段時間很近。國內保稅倉就跟FDA亞馬遜一樣的,還是會有的。保稅倉很有意思,現在大平台比如說阿里、京東、唯品會,包括自建倉,海外倉基本上也鋪了很多,基本上賺不到錢。
   
 中型的平台現在還用第三方的倉,有一個問題就是到底提供什麼樣的服務?以前就是打個包做報關,現在可能更複雜。比如說供應商從哪來?這個里面供應商或者提供商,現在基本上公共倉的標配配得比較全,包括解決融資問題、貨物積壓問題等等,現在基本上都會提供這些服務。
    
我們倉庫有些貨到倉一直不對,也比較麻煩,我們就接很多平台,可以賣貨。
    
再往下就是把貨賣掉之後,現在代發是不能做的,你需要各平台的連接做好。我現在看保稅倉相對來說到最後可能變的什麼活呢?面對供應商的時候幫供應商賣貨。我們公司幹倉庫的還有美工、文案。對平台來講,我們知道平台早就不做買斷了,2014年、2015年你有貨,拿的預付款交易。現在基本上都不是買斷的,你賣給4個平台,他們都有自己的倉,要把貨分別送到這4個倉,賣得好不好最後還要結算回來。如果在一個倉可以一起解決。
   
 我們會發現我們的倉庫裡面SKU超過幾萬個,基本上大眾型的消費品都有,這個里面供應商到保稅倉的體系基本上不會太小,大型平台或者中性平台除了自己比較特色的,可能作為一個標品採購的主戰場。我們訂單接來做。
    
我相信保稅倉未來就是一個貨物的交易基地。倉儲的打包功能會弱化。在2015年、2016年,我們公司一年幾千萬的單,倉庫也不大,為什麼?因為在中國永遠是有地不缺倉,這個地不是你們的,拿倉是很虧的。我覺得一定要有供應倉,比如你的單量在1000單以下不建議拿倉,要求很高。如果超過1000單,可以自己拿倉。我知道現在各大平台拿地的成本以後都在5萬以內。
    
主持人:我謝謝石總!
    
隨著我們石總建議,小手一抖一塊地到手。我們的保稅倉目前是這麼一個情況,海外倉和直郵是什麼情況,直郵現在是什麼情況?跨境BC,還有個人物品兩個方面。
    
我們如果說作為一個B2B或者B2C的企業來講,我給消費者選擇這樣的通路的時候,什麼樣的商品可以選擇跨境BC的方式,什麼樣的商品選擇個人物品比較划算,我希望這個問題能給一個解答,又誰來回答一下。
    
洪宏:我們一直做直郵,以前對成本是有標準答案的,常規的高大上的都是選BC的,價格比較便宜的100、200的在免費額度選擇直郵清關。這一年或者近半年多整個形勢發生挺大的變化,為什麼?因為個人物品在去年和前年特別猛,幾乎在一年多的時間裡全國陸陸續續出來一二十個自己的個人物品的廠家,量太大。現在各個廠都在限量,限量意味著什麼?一方面出不了那麼多,二是查驗量特別高。個人物品因為申報不像BC那麼嚴謹,其實挺厲害了。如果正規物品走的話也受影響。
    
高價值的會走萬國郵聯,英國郵政等等這兒,其實這塊嚴格講不能在公開場合說,為什麼呢?因為送給郵政就不繳費了嗎?還是要繳費的,嚴格意義上就是在申報上因為是個人物品,個人寄遞的物品在申報上沒那麼嚴謹,導致大家都打著郵政的這個擦邊球在走。
    
今年發現整個形勢比以前緊張多了,現在都在打聽,我們每天都會被問這樣的問題,三罐奶粉為什麼還這麼貴?10歐、11歐,我們真做不了。我見過所有在海外的都會卡扣貨的經歷。所以我們就推BC,時效過。
  
  我覺得今天很多供應商、電商,未來真正高大上的路子還是BC,包括郵政的問題,海關總署總體方向是對郵政體系甚至萬國郵聯體系的數據申報也要做規範化。現在個人物品到處在卡,原則上要推BC。而且現在新的包括奶粉政策這些,到明年1月1號可能要發生變化,保稅的政策各個部委都在爭取自己的存在感或者發言權,所以導致現在處於混亂期,明年1月1號到底能發布什麼政策還說不好。
    
總結一下就是走高大上、陽光透明的道路地早點轉BC,其他還能走,但是從電商的角度本著自己的合理合法的原則,不是說其他不好,我們有其他的通路方式,但是建議能轉早轉。
    
主持人:感謝楊總的分享。
    
蔣總您有什麼建議?
    
蔣明:前面楊總已經建議了,我的意見基本上跟楊總差不多。從政策上來講,BC和個人物品針對的是不同的貿易方式。BC,我們國家從跨境電商試點改革以來專門針對跨境電商的比較便利的監管措施,原來傳統貿易就是需要這三種信息,合同、箱單、發票,貿易信息、物流信息和交易實際資金信息。現在跨境電商以後,電商三單,其實管理監管部門主要是需要這三個信息來驗證你的貿易劃分。電商所有的數據是電子化的,監管部門能夠拿到真實的電子化的數據以後,他覺得比其他的原來的傳統貿易也好,比其他的方式也好,真實性肯定是高的,這種情況下我能夠拿到這些東西就可以快速通關,甚至我可以降低稅率。大家都知道最終是財務部甚至是商務部來定這個政策。
    
定了這個政策以後,真正的跨境電商企業能夠享受到這個政策。而個人物品其實並不在這個範圍之內,雖然政府把跨境電商也劃為了個人物品,不管是郵政還是跨境個人物品,這個其實在之前都有,在全世界範圍都有。除了一些大宗的B2B跨境電商一定有個人往來的東西的存在。個人的物品不能夠完全按照商貿的方式進行監管,為什麼?第一個是並不存在貿易輸出在裡面,純粹是個人屬性。第一個是比較複雜,第二個也確實是給個人,給我們的公民、居民帶來了很多的麻煩。所以從大的意義上來講,BC也好,個人物品也好其實完全是兩類東西。
    
但實際的操作中,我們電商有不少的貨也可以發個人物品,這是有兩方面因素決定的。因為我們跨境電商是有正面清單、2000限額的,在正面清單、限額之外總得找路關。大家也明白有好多的跨境電商商品其實不滿足一般貿易的條件,這裡有證件的條件,也有一些其他的不滿足的條件。那麼以往的方式就是我個人在海外的網站上買了,我把這個東西買回來以後,其實這個東西已經屬於我個人了。我個人委託物流公司或者商家把個人的東西送到國內,這種方式來走,其實雖然沒有在各個部委沒有鼓勵,但是也沒有一直否認這種行為。也就是說電商的貨以個人物品來走沒有違法,但是監管部門不鼓勵這種行為。也就是電商的貨物可以通過個人物品走。
    
個人物品能不能通過電商路徑來走,嚴格意義上來說是不能的。如果說低價值的物品,大家知道行郵稅更合算,但是高價值的東西和跨境電商的稅率差很多,絕大多數商品的行郵稅在30以上。如果是走個人物品進來是遠超過起徵點的,也就是300塊的稅,而走行郵稅的話相差了180塊錢,主觀意願上大家都願意交稅,但是我賣這個商品的時候天然比大平台高180塊錢,我的利潤可能連18塊都沒有。同樣的商品信息給了政府就可以享受優惠。我是一個微商或者個人,我把東西賣出去也是通過微信、支付寶形成交易,支付信息有,我拿不到這個支付信息,為此我就要多付出180塊錢的稅,這就是不公平。也就是主觀意義上,現實的稅制是這樣的,如果不這樣的話就沒有辦法生存了。
    
從目前來說,政策上不鼓勵個人物品轉到BC上,但是未來一定有這樣一條路,因為必須要走這樣的解決。不能說國家搞了跨境電商的試點和政策只能讓大平台做,這跟國家全民創新大眾創業違背。一些中小賣家和個人也有做海淘,你不能說他就不能享受跨境電商的優惠,必須承擔高稅負。
    
我的意見跟楊總是一樣的,高大上或者說是正規陽光化是未來的趨勢。但是在短時間內兩種方式配比,甚至還有一種郵政的方式,我就不講了。第三種方式配比來做可能是更好的方式。
    
楊學海:我還是想吐槽政策方面。新政策出來以後,我們經常在扯的就是這些東西在正面清單裡面,但是不能走。大的政策其實都一樣,小的政策沒有一個關口,甚至兩個關口之間還不一樣的。
    
之前奶粉是三罐免稅,現在有的關口是一罐都要收稅。其實一罐肯定不能征稅,這個事有點亂套了。部分地方BC不能超過三件物品,部分地區不能超過8件物品,部分地方一個人BC不能買超過三單,有些不能買包括2個單。我覺得BC其實確實是非常好,我一直在很多場合說跨境電商BC絕對是海關的創舉。這麼陽光化的通道為什麼不以很好的方式去推動,而是一方面推,一方面拽。其實BC真的是高大上,但是發現執行過程中有太大的問題,每個地方對於BC的監管都不一樣,特別亂。給BC交稅這麼麻煩,很多人還是走個人物品。我說其實也挺好的,真沒那麼多麻煩了。
    
也是吐槽也是呼籲,這麼好的一個渠道,當然包括電商我們的供應鍊或者發貨方也得呵護這個通道,因為也有大量的刷單行為存在。但是我更加希望從政策的推進方面應該努力去推動,剛才說的將來應該把個人物品渠道納入BC,三單怎麼來推或者一些方式全部納入監管,大部分口岸的政策也能保持穩定。否則今天這裡口岸清得好好的,明天到另外一個地方所有要求都不一樣,各種亂七八糟都不一樣,每個都再來一遍,這個特別麻煩。而且很多地方三單對接的方式不一樣,亂七八糟,到了一個地方去對一遍,我覺得這些都應該去改善一些。
  

主持人:感謝楊總!
    
嘉賓:人無完人,政府也不是神,我也看到政府部門在不斷地完善,我們相信將來跨境的政策會不斷地貼合這個行業,這個行業也一定會越來越好。

(轉載自小馬看跨境電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