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0日 星期五

食藥監局复函“銷售未經批准的化妝品,堅決依法查處”,跨境電商的朋友要注意了!

昨晚在朋友圈看到一則消息,有人爆料10月15日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复函“跨境電商及代購銷售未經批准的化妝品,將依法予以查處”,大家都在紛紛轉載,這事兒真的把大家驚動了麼?跨境電商包括海外代購的朋友你們有多少在做未經批准的進口化妝品?

此事先是由消費者向江蘇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舉報,隨後該局對涉嫌違規的跨境電商企業現場檢查確認,然後上報國家總局,總局毫不猶豫快速做出查處复函批示。有圖有真相!且看這次食藥監具體是怎麼做的





未經批准也就算了,關鍵連產品都是假冒的,沒批准監管或許還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為了盈利賣假貨完全瞎搞就玩大了,不查難以給消費者一個交代!查處“時尚韓國城”是給大家的警告!其他朋友可要注意了!別撞在槍口上。

(轉載自:跨境電商鷹熊匯)

中國已對一萬五千多家境外輸華食品生產企業准予註冊



中新社北京10月29日電(記者劉長忠)中國國家質檢總局進出口食品安全局局長林偉29日在此間透露,截至2015年9月,中國已對15144家境外輸華食品生產企業准予註冊。

林偉在國家質檢總局當日 ​​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說,該局按照新的《食品安全法》的要求,建立了符合國際慣例、科學嚴格的進出口食品全過程監管體系和完善的進出口食品安全法規體系,制定《輸華食品國家或地區食品安全體系評估管理辦法》、《進口食品口岸分級管理辦法》等一批新的規章制度,細化新的《食品安全法》。嚴把對華出口食品國家和地區“准入關”,2010年至今,對61個國家或地區的62種食品進行了體系評估,對符合中國要求的25個國家或地區的14種食品予以準入;嚴把境外輸華食品生產企業“註冊關”,截至2015年9月,對15144家境外輸華食品生產企業准予註冊;嚴把輸華食品進出口商“備案關”,截至2015年9月,對96983家境外出口商和23931家境內進口商實施備案。

同時,建立進口食品生產經營企業信譽記錄製度,嚴格處罰有不良記錄的生產經營企業。截至2015年9月,將57家境內外企業列入不良記錄企業名單,採取了加嚴檢驗檢疫措施。2015年10月1日,啟動了進口食品進口和銷售記錄信息平台,要求進口商嚴格填報進口和銷售記錄,初步建立了中國進口食品追溯體系。截至目前,填報進口記錄20萬條,銷售記錄50萬條。在出口方面,也建立了覆蓋出口食品原料生產基地備案、生產加工企業備案、出口前成品檢驗三個環節的全過程出口食品安全管理體系。截至2014年,備案出口食品原料基地1萬餘個,備案出口食品加工企業1.3萬餘家,建立國家級出口食品農產品質量安全示範區188個。

林偉說,在貿易全球化背景下,保障全球食品安全已不再是一個國家或地區的“獨角戲”。中國將履行好與60多個國家或地區簽署的200餘個食品安全合作協議,共同解決全球食品安全問題。(完)


(轉載自:中國新聞網作者:劉長忠 /酒類食品實驗室)

2015年10月29日 星期四

“互聯網+檢驗檢疫”時代來到

李克強總理在2015年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新興產業和新興業態是競爭高地……要製定“互聯網+”行動計劃。2015年4月28日,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制定支持跨境電子商務進口的檢驗​​檢疫政策”,檢驗檢疫機構的質量安全監管必須增強互聯網思維,基於互聯網、移動互聯網重新構建質量安全監管新的生態系統。

正當“風口”:“互聯網+”時代到來
互聯網、移動互聯網正在越來越多地影響著我們的工作和生活。中國互聯網中心數據顯示,2014年12月,我國網民人數達6.19億,互聯網普及規模47.9%,其中手機網民人數5.57億。每一次工業革命都有一種生產力工具給每個行業帶來效率的大幅提升,就像蒸汽機成就了第一次工業革命、電帶來第二次工業革命,今天,互聯網就是第三次工業革命的利器。

滴滴打車、微信掛號、在線學習、支付寶、網絡購物,互聯網+交通、+金融、+教育、+醫療……正與每個人的生活息息相關。李克強總理明確提出“互聯網+”行動計劃,這意味著“互聯網+”正式被納入頂層設計,成為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戰略。質量和安全治理的新版本,“互聯網+檢驗檢疫”是應有之義,必由之路。

“風頭”正健:跨境電子商務逆勢飛揚


隨著全球經濟放緩,近年來我國進出口貿易整體下滑,但跨境電子商務貿易卻逆勢增長。綜合商務部和艾瑞數據顯示,2014年,我國跨境電子商務平台企業超過5000家,境內通過各類平台開展跨境電子商務的企業已超過20萬家,跨境電子商務交易額達4萬億元,同比增長30.6%,增速遠超同期外貿2.3%的增速,佔進出口總額的14.8%。2015年3月,國務院批准設立杭州跨境電子商務綜合試驗區。艾瑞網預測,2017年我國跨境電子商務規模將達8萬億元,複合增速26%,行業仍處於快速增長階段。

作為全國首批5個跨境電子商務試點城市之一,寧波跨境電子商務一路領先。自2013年11月27日首單業務試運行至2015年2月12日,獲批試點企業已達152家,吸引103.9萬名消費者下單,累計發貨159.3萬單、貨值5億元,日平均單量近4000單,貨品種類超過8500餘種,多項指標居全國各試點城市首位。驕人業績背後的檢驗檢疫監管“寧波模式”功不可沒,寧波檢驗檢疫局通過嚴把“入區檢疫、區內監管、出區核查、後續監督”4個環節,實現商品“源頭可追溯、過程可控制、流向可跟踪”的創新模式助力寧波領跑。

跨境電子商務的新特徵成為政府監管部門的新課題,海關、檢驗檢疫機構等諸多部門都在進行有益的探索,也成就了當前跨境電子商務高速發展的局面。但政府監管部門與跨境電子商務發展的需求存在些許差距,需要加強“互聯網+”時代的檢驗檢疫認知與實踐,建構質量和安全監管新生態。

“互聯網+”時代的檢驗檢疫認知
堅持互聯網思維。互聯網已經超越工具成為一種能力。如果錯失互聯網這種能力,就如同在第二次工業革命時期拒絕使用電力。在當前口岸改革“三互”探索實踐中,“信息互換”放在首位,跨境電子商務的質量和安全治理也應基於互聯網而開展,著力推動質量和安全信息數據和監管資源的互聯互通,做到權力運用有序、有效、“留痕”,實現在線監管、在 ​​線服務,提高應對各類事件和問題的智能化水平。

兼顧安全和便利。兼顧貿易安全和貿易便利是促進全球貿易發展的關鍵,跨境電子商務也不例外。妥善處理兩者關係,既不可片面強調便利追求速度而忽視風險,也不可過於強調安全而增加管理成本,把握好“通得快”和“管得住”之間的平衡點,構建安全高效、運轉協調的外貿服務體系,更好地支持新業態適應新常態,並維護好國家安全。

如何規制應是重點。以現有的人力、手段,政府監管部門包括檢驗檢疫機構很難對數以千計的跨境電子商務企業一一進行監管,也無法對數以萬計的商品批批檢驗,因此,必須採取間接方式,通過自治、它治等共治來實現目標。據統計,淘寶網上的絕大部分糾紛是通過內部爭議機制加以解決,只有不到百分之一訴諸法律。因此,今後質量和安全監督管理職能的重點是如何規制,即檢驗檢疫機構依據法律法規設立各類規則、規範或製度,對跨境電子商務參與主體的行為實施監督與管理,進而讓平台商、企業、消費者明確各自的責任與義務。
“互聯網+”時代的檢驗檢疫實踐
以相關法律的製修訂為關鍵規制的關鍵是法律法規的製定、執行與監督。在全面依法治國的大背景下,質量和安全治理,無論網上網下都應該提倡法律先行。當前,應該特別關注由商務部牽頭正在製定的《電子商務法》。由國家質檢總局牽頭制定的《消費品安全法》中也應有相關網絡交易的內容,明確交易平台、電子商務企業、消費者等參與主體的質量和安全監管的責任和義務。

以信息平台安全認證為抓手跨境電子商務質量和安全治理中最重要的規制客體是平台商,建議以國家認監委正在進行的“良好電子商務規範”認證制度建設為切入口加大對平台的質量和安全治理規制力度。

以監管流程再造為重點。根據“源頭可追溯、過程可監控、流向可追踪”原則,將檢驗檢疫監管環節嵌套到跨境電子商務的流程環節,改事前監管為事中、事後監管,以事後監管為主,如神秘買家製度、消費者差評信息評估分析制度等。可配套建立緊急狀態下類似美國的自動扣留制度和日本的命令檢查制度。

以12365熱線APP開發為切入點。建議在跨境電子商務平台上導入線上12365投訴舉報熱線的基礎上,順應移動互聯網發展大潮,開發APP軟件,尊重消費者的使用習慣和體驗愉悅性,配合商品追溯二維碼使用,更便捷、更實效地進行質量和安全投訴,並對線上進出口假冒偽劣產品實施調查。


(轉載自:中國出入境檢驗檢疫協會 /科越云通關)

京東3C用“真數據”講了哪些真話?

儘管雙十一即將到來,各大電商也是摩拳擦掌,做好了滿減、五折、剁手價的準備,然而,硝煙瀰漫之下,還是有一些不同往年的精彩看點。比如這是蘇寧和阿里合併後的第一次雙十一;比如曾經天貓雙十一的銷售冠軍小米棄貓投狗,選擇了京東作為首要的合作夥伴;再比如,越來越多的用戶對雙十一的衝動消費有所克制,漸漸回歸理性。或許人們更期待的是,六年過去了,電商平台能不能撕下虛假繁榮的面具,給大家來一個更真實、更可信賴的購物節。

10月26日,京東3C召開了一場主題為“講真話、真數據、玩真的”的媒體溝通會。此次會議的舉辦,一方面是向電商行業日益猖獗的虛假交易、數字造假等歪風邪氣宣戰,另一方面,京東一貫堅持的“真數據、講真話”的商業道德準則,也得到了市場的反饋和業界的認可。


京東3C佔比59.2% 是天貓的兩倍

在會議現場,艾瑞網公佈了兩組關於3C市場的最新數據:第一、今年以來,在3C品類的市場規模中,B2C首次超過C2C,3C電商交易市場已經出現拐點;第二、京東商城在3C市場的佔比高達59.2%,是天貓27%的兩倍以上,比天貓+蘇寧的還要多。這也意味著,阿里收購蘇寧後的整合與初步的戰略佈局並不順利。

眾所周知,京東以3C品類起家,以正品低價模式切入電商市場,尤其是自營3C已經成為網購行業的金字招牌。隨著電腦、筆記本走進千家萬戶和智能手機廠商掀起的全民換機潮的進一步發展,3C的網購市場已經成為可以和服裝品類並駕齊驅的最主要的電商品類。艾瑞資訊的數據顯示,2015年上半年,國內3C市場的網購整體規模為1680億,B2C佔比七成以上。

京東之所以能夠在3C和B2C兩個方面獲得雙重的絕對優勢,主要有兩方面原因,第一,成立至今,十餘年的時間內,京東不斷優化產品管理系統和購物體驗,打造了最值得信賴的品牌和最快物流的良好口碑,尤其是在3C領域,京東在同行中率先做到絕對低價、絕對正品行貨,且均提供發票,如今,這些開創性的做法,都已經成為行業標杆和經營規範;第二,3C品類恰恰是一頭風口上的豬,網購體系逐步完善,線下售賣渠道固守傳統,傲慢,勢力,售後服務有名無實等弊端讓其失去了消費者最後一絲信任,而相比其他品類,3C產品客單價高,產品標準化程度高,因此,京東以3C為爆點精耕細作,收穫的是用戶的強轉化,強留存。


3C 將是京東與阿里的變局之戰

有了第三方提供的權威數據和用戶的口碑,京東與品牌商的合作也迎來一個新的契機。在會議現場,小米科技總裁林斌、華碩電腦中國業務總部董事長石文宏、小米科技總裁林斌、華碩電腦中國業務總部董事長石文宏等人出席會議。等品牌商高管也應邀出席,將京東商城作為首要的合作夥伴。值得注意的,小米在過去兩年均已天貓作為雙十一的主要陣地,連續兩年,以15.6億的單日交易額奪得天貓雙十一單店銷售冠軍的頭銜。如今突然轉向,正是看中了京東3C優質的流量和強大的品牌效應,正如林斌在會議現場所說:“我們希望在用戶完全自由開放的環境下,在他們熟悉的電商平台下,能夠買到他們想買的小米產品。”

從這樣的情形來看,電商雙巨頭的關係正在發生微妙的變化,目前,阿里營收的主力依舊是女人主導的服裝品類,對於垂涎已久的3C領域,阿里久攻不下,或許不惜血本收購蘇寧,也與打的這個算盤,然而,即使二者相加,都僅僅是京東市場份額的一半。會議現場,京東3C事業部總裁王笑松表示:“天貓和蘇寧的用戶人群主要集中在一二線城市,重合度太大,難以發揮1+1>2的聚合效應。”

從趨勢上看,京東在未來還有很大的增量,正如文章開頭的拐點一說,今後,在3C品類市場,C2C和B2C此消彼長的關係會繼續走強;電視機、電腦、手機、平板電腦這些產品的生命週期也在縮短,逐漸由耐用品轉變為快消品,摩爾定律的效應繼續有效,這意味3C市場的整體規模還將會有更大的增長空間。因此,不難想像,在未來,在3C市場的較量,天貓+蘇寧與京東的差距將會越來越大。


(轉載自:EC觀察)

跨境電商和外貿電商究竟究竟是不是一回事,你怎麼看

跨境電商的確不等於外貿電商,跨境電商體現的是一種與傳統的外貿電商有極大不同的新型的運行模式;只不過廣義的跨境電商也包含了外貿電商而已。
跨境電商這四個字成為媒體的熱點大概也就是這一兩年的事,然而究竟什麼才叫跨境電商相信很多人甚至業界的人都仍有點迷糊,目前國內各種各樣的跨境電商模式已很多,運營者們都聲稱自己是最佳的跨境電商模式,都認為自己才是中國跨境電商的發展方向,跨境電商模式之爭似有越演越烈的跡象。

從剛剛結束的2015中國(四川)電子商務發展峰會跨境電商專場上,關於跨境電商模式的爭執“火藥味”更濃。

跨境進口電商平台洋碼頭的曾碧波在演講時聲稱,“跨境電商並不是阿里的天下,也不是京東的盤中餐,因為他們不懂新趨勢”。

近年來轉型做外貿B2B的大龍網高級副總裁李貴平先生在發言中“覺得跨境電商做B2C還是有很多問題。為什麼這樣說?因為它產業的鏈條和銷售的鏈條真的很長,而且很不容易。”,“堅持跨境電商的未來應該是“B2B+O2O的模式”。

eBay大中華區商務總經理鄭長青在會上則發表了《跨境出口電商的現狀與趨勢》的公開演講,“講到B2B和B2C的爭議,到底是哪一個?”,他談到,“ eBay堅定地相信跨境電商將以零售為主,為什麼說跨境我們堅定地相信以零售為主?就是因為這是我們中國傳統企業一個轉型升級的絕好的機會。”

億邦動力網的CEO鄭敏先生則認為,“在看待跨境電商的時候,至少在當下要把零售放在首位”,“跨境電商有一個特徵很明顯——就是以在線交易為主要特徵”,並認為“至少從目前看來成熟的可以快速進入的應該還是2C的市場,因為每一種新型的貿易和流通方式的出現一定要找到能夠發揮它威力的新的藍海市場空間出來”,而“傳統的B2B是提供信息服務的,信息服務的空間是有限的”。

在會場外,以跨境出口為主的E&I跨境電商平台的創始人陳華先生則告訴記者,“沒有C端的跨境電商無疑就退化為傳統的外貿電商,只有跳過多重環節、直接面向全球消費者的跨境電商模式才是中國跨境電商堅定不移的發展方向”。

為了讓我們能正確地評估什麼樣的跨境電商模式才是中國跨境電商的發展方向,我們顯然必須從跨境電商的真實定義開始。

跨境電商的定義究竟是什麼?

跨境電商大概是我們中國人發明的新名詞,誰第一個先說的目前已找不到源處了,我們不妨先來看跨境電商在英文裡是怎麼說的:

美國亞馬遜2014年8月20日在入駐上海自貿區時,所簽署的關於開展跨境電子商務合作的備忘錄裡顯示“ Amazon will open its new cross-border e-commerce platform in the free trade zone.” 。

顯然,跨境電商的準確英文名就是“cross-border e-commerce”,而跨境電商平台則譯為“cross-border e-commerce platform”,這點人們應該不會異議。

那麼,跨境電商的定義究竟是什麼呢?

從百度百科里,對跨境電商的定義是這樣寫的,“跨境電子商務是指分屬不同關境的交易主體,通過電子商務平台達成交易、進行支付結算,並通過跨境物流送達商品、完成交易的一種國際商業活動”。

而早在2010年,國際郵政組織(IPC)在其《跨境電子商務報告》中,雖沒有對跨境電子商務的概念做明確的界定,而是出現了“internet shopping”、“Online shopping” 、“online cross-border shopping”等多個不同的說法。請注意,裡面均出現了“shopping”即“購物”這個單詞。

我們認為,上述對跨境電商的定義應是比較準確的。

跨境電商一定不等於外貿電商

目前對跨境電商模式的爭執,事實上無非是混淆了新型的跨境電商和傳統的外貿電商,那麼,跨境電商和外貿電商有什麼本質區別呢?

1、主體不一樣;在外貿電商時代,出口企業無非是運用電子商務手段推廣宣傳自己及產品,從網上尋找外商求購信息等,故主體是信息流;而在跨境電商時代,人們卻要試圖利用網絡把商品直接銷售給海外消費者,故主體是商品流。

2、環節不一樣;在外貿電商時代,進出口的環節並沒有任何縮短或改變,而跨境電商則要求盡量減少或縮短各種環節以盡量降低中間成本。

3、交易不一樣;在外貿電商時代,交易都是在線下完成的,而跨境電商則大多在線上直接完成交易。

4、稅收不一樣,外貿電商體現的是傳統的一般貿易,涉及到復雜的關稅、增值稅及消費稅等,而跨境電商面臨的稅收一般就要簡單很多,如很多只涉及行郵稅而已。

5、模式不一樣;外貿電商的基本模式是B2B,而跨境電商的主流模式卻是B2C。

顯然,跨境電商的確不等於外貿電商,跨境電商體現的是一種與傳統的外貿電商有極大不同的新型的運行模式;只不過廣義的跨境電商也包含了外貿電商而已。

故,傳統的外貿電商平台代表性的有如阿里的中國供應商、環球資源、中國製造網、中國化工網、中國出口貿易網等,今日的跨境電商平台有代表性的平台如阿里的天貓國際、速賣通、亞馬遜、eBay,京東的全球購與全球售、網易考拉海購、蜜芽、洋碼頭、​​E&I、跨境通等等;而如敦煌網和大龍網等跨境出口平台,因為仍是傳統的B2B模式,故並不完全是準確意義上的跨境電商,只能算是廣泛意義的跨境電商平台而已。

評價跨境電商模式的基本標準

那麼,什麼樣的跨境電商模式才是中國跨境電商的發展方向?廣義跨境電商的B2B和B2C兩種模式的共存事實上並不矛盾也不衝突,我們也不必糾纏於各種模式的優劣與否,哪種模式更好應該是市場或第三方說了算。

由於跨境進口電商模式本質上目前均為B2C或C2C模式,並沒有B2B模式,故不存在爭論的問題;目前爭論的焦點無非只在跨境出口電商模式上面而已。

目前我們知道的跨境出口電商模式目前無非主要就幾種:

1、B2C:代表性平台如亞馬遜、蘭亭集勢等;

2、C2C:代表性平台如速賣通、eBay等;

3、B2B2C:代表性平台如 TRADE HELPER 外貿通跨境電商平台等;

4、B2B:代表性平台如阿里中國供應商、環球資源、中國製造網、敦煌網、大龍網等。

我們認為,帶C的跨境出口電商模式和不帶C的跨境出口電商模式哪種更好,最終應該由出口平台的服務對象即中國眾多的出口企業說了算,評價的基本標準無非兩點:

首先,是否有利於出口企業擴大出口規模;我們都很理解,每一家出口企業是需要規模的,不能給出口企業帶來出口規模增長的跨境出口電商模式終究存在致命的短板;

其次,是否有利於出口企業增大出口利潤;出口企業只有通過出口能賺到錢才有繼續經營的可能與願望,故能否盡量提高出口價格、減少出口環節、簡化出口流程、降低出口成本顯然是每個出口企業的痛點所在。

顯然,只有將中國出口產業的供應鏈與全球零售體系相融合的跨境出口電商模式才是中國跨境出口電商的發展方向。

(轉載自:鼎堃跨境電商俱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