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9日 星期三

劉少丹的“互聯網+”行動計劃

SoLoMo• 創客派對】觀點:「新商業領袖,必須超越自我,領跑未來!」創客們,互聯網既是天機,也是使命,現在、立刻、馬上行動!晚1秒不是1米的距離,而是一個時代的距離!

導語: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提出:站在“互聯網+”這個風口上順勢而為,會使中國經濟飛起來。基於這樣的認識,2015年3月全國“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國家要製定“互聯網+”行動計劃,6月24日經國務院常務會議專題研究,正式文件即將出台。在萬眾期待這份國家級的行動計劃之前,我們來看一位專業人士的“互聯網+”行動計劃。

1
劉少丹和他的所羅門數字矩陣系統


夏爾巴人至今仍屬中國的未識別民族之一,他們深居深山老林,過去幾乎與世隔絕,後來因為給攀登​​珠穆朗瑪峰的各國登山隊當嚮導或背夫而聞名於世。如果說,是珠穆朗瑪峰讓世界認識了夏爾巴人,那麼就是“互聯網+”讓世人開始矚目劉少丹--這位自稱數字世界夏爾巴人的極客,他的終極“互聯網+”計劃以“所羅門數字矩陣系統”命名,在6個月內積累了近50萬粉絲,並且在未來3個月內很可能超過100萬,這些粉絲都有時髦的名字--極客、創客和威客。

這個留著個性鬍子、戴金屬邊眼鏡的70後,在互聯網世界裡並不年輕,他說自己是中國互聯網行業“幹活最多”的人。過去的15年,他作為幕後推手,操作了淘寶網0-9000萬用戶的積累,和他的團隊運作了中國互聯網上一半的商業項目,成就了淘寶、京東、百度、騰訊等眾多互聯網傳奇,並為國內外300家頂級企業提供數字營銷全案策劃,有人稱他的團隊為“中國網絡營銷的黃埔軍校”。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曾經帶隊感謝他所在的團隊,搜狐網CEO張朝陽曾為他頒發中國數字營銷全場大獎(中國至今只有2人獲此獎項),他和中國科學院一起為國家旅遊局設計“便利中國”移動公共服務平台,被國家科委列為中國旅遊局信息智能化重點工程。一位創客說,他是站在數字世界裡的原住民,是正在迎接數字移民的“極客”,是能夠告訴人們未來的人。2015年初春以來,他受邀參加各地的論壇、活動,主講的題目只有一個:解密互聯背後的商業密碼。而他不僅解密,還構建了一套服務系統來承載他心目中的“互聯網+”行動計劃:為社會打造一張產業互聯網,鏈接和激活過剩的產業資源,創造萬倍於傳統商業的社會財富,在“投資、出口、消費”3駕馬車跑不起來拉不動的情況下,成為經濟轉型升級的第4駕馬車和新引擎。

3年前,人們並不相信他講的話,很少有人聽得懂他的觀點。因為“創客”、“普惠金融”這樣一些詞彙,放在那時的中國,實在是太新太遠了。而當人們今天看到李克強自稱“創客總理”,看到有一家叫“豬八戒”的專業威客網站估值100億,看到“普惠金融”政策成為銀行業轉型的口號,也不會想起3年前就有一個人在給傳統企業家講這些互聯網背後的邏輯,以至於3年當中,劉少丹只積累了78位“創客”,甚至那些被定義為“創客”的人,都可能不完全了解這個標籤的意義。當“互聯網+”的風口、“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風口吹起來的時候,人們開始耗費大量精力和財力研究方案去做互聯網轉型、去搞各種眾創空間的時候,他的創客系統已經開始爆發、裂變式增長,2015年前三個月達到10萬人,後三個月達到近50萬人,很快會裂變到100萬人。重要的是,匯集這麼多帶著存量資產的企業家、創業者和精英人士,日常保持黏性和互動,這期間沒有燒過一分錢,創客們也沒花過一分錢!

2
數字極客與數字移民的對話


如果不了解中國正在進行一場數字移民,不了解社會正在依托互聯網進行解構與重構,就無法理解劉少丹架構的所羅門矩陣系統是什麼,它與傳統的資源整合有什麼區別。記者在所羅門的學習群中,看到並概括如下場景,也許,這可以讓我們大概了解真正的所羅門。

在時下的中國,沒有人懷疑互聯網的價值和魅力。當人們蜂擁到數字世界大門前的時候,劉少丹會冷靜地告訴他:傳統企業家在互聯網大潮面前不要盲目,所謂的互聯網+、孵化創新都不過是為他人做嫁衣裳。因為信息爆炸時代,模仿的門檻近乎於零。而互聯網時代只有一種競爭,就是生態化系統的競爭。

傳統企業家問,那我們怎麼辦?劉少丹告訴他們,傳統產業轉型互聯網需要過三關:一、如何不燒錢,過臨界點?二、如何保障成功率,自動造血?三、如何將存量的過剩的資產,轉化成社會價值增量?

傳統企業家說,這些我們都不知道,我們只知道滴滴、快滴幾十億上百億地燒錢,怎麼會有不燒錢就成功的互聯網?劉少丹說,不知道很正常,到所羅門的開放學習型組織裡來,但是你要告訴我你是誰。人們說,我是董事長,我是總經理,我是創業者,我是明星,我是行業大佬。劉少丹說,新商業未來,是由極客引領、創客運作、威客參與,共同創造的社會化共生體。你是什​​麼人?於是,中國河豚製作大師徐爭說我是極客;某上市公司董事長說我是創客;一位營銷策劃人士說我是威客。劉少丹說,好,極客、創客、威客們,請到所羅門的數字世界對號入座。

傳統企業家問,哪裡有小板凳?誰接待和服務我們?劉少丹說,微信已經是移動互聯的水和電,請到微信群裡去,每個群都是以我為群主,有人每天轉發我的《互聯網啟示錄》並為你們服務,他們稱為秘書長。

傳統企業家說,那我的項目著急啊,哪裡有時間學習啊,這裡不是互聯網嗎,快點讓我加互聯網。劉少丹說,所羅門矩陣系統是跨區域、跨產業的大生態系統,是依託存量轉化的“加速器”,是系統化運作、一體化表達的共生體。過去15年,我們燒掉200億,換來等量價值的3句話:一、把互聯網當做渠道希望通過賣產品獲益的,最終不可能成功,產品背後必須要有系統;二、把互聯網當做媒體,想​​去玩品牌價值認知的不可能成功,不管你之前的品牌價值多麼偉大,哪怕是世界級的品牌,都是一樣的結果,因為信息爆炸會消解它的認知;三、互聯網是新商業系統,以傳統的市場需求為導向,不能構成互聯網新商業機會的切入點,互聯網是對社會隱形資源的釋放。所以,請站在互聯網、站在系統的角度來看自己,而不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互聯網或系統。

傳統企業家說,那我們怎麼來參與建設啊?劉少丹說,進入所羅門,你已經是數字世界的一員了,你有了自己的身份標籤。要參與建設系統,你可以申請成為秘書長,去為沒來的和新來的數字移民服務。當好服務員就是建設,和我站在一起迎接數字移民。

傳統企業家問,怎麼才能當好秘書長?劉少丹說,所羅門矩陣系統是構建在社交網絡之上的服務網絡,他是全息合一的共振系統,通過他你可以將一切存量資源轉化成虛擬資本,在這裡你將獲得系統化的關注,以及全息鏈接的支持。當你向外部鏈接資源的時候,不要擔心你應該說什麼,只要你站在系統的角度說話互聯網精神會賦予你超越自我的能量,超鏈接的價值會藉著你的靈魂向外表達。慢慢的你就會體驗到,你已經化身為道路、方向和光亮。

傳統企業家問,所羅門最後會成為什麼?劉少丹說,所羅門矩陣系統是一個公開透明、公平協同的服務平台,在平台的服務下,傳統的、過剩社會資源將被重組重構,產生多個垂直生態系統。中國已經全面進入老齡社​​會,據估算,未來中國養老金缺口將超過50萬億,如果在所羅門的服務平台上產生一個養老的垂直生態系統,通過互聯網特有的交叉補貼等形式將養老成本極度降低,就相當於創造了超過50萬億的社會財富。馬雲說,未來超過他的人在健康領域,如果在這個服務平台上產生了健康的垂直生態系統,你就可以是那個超過馬雲的人。

3
傳統企業家在所羅門找到了“互聯網+”


作為所羅門矩陣系統的設計者和架構師,劉少丹既往的演講中很少使用PPT或準備講稿,也並不強調互動和氛圍,但是記者能夠感受到,他的互聯網思想已經引起了人們深深的崇拜,以至於人們不斷要求他將《互聯網啟示錄》集結成書,以便反复琢磨。這位數字極客並沒有拒絕,但是極客思維再次阻礙了傳統意義上的效率,他說要出就出一本用互聯網思維出版的一本講互聯網思維的書,邀請系統裡的創客、極客一起參與互動寫作,並轉化為資源對接入口,這個過程當然需要一些時間。劉少丹的互聯網思想,成為這個系統的精神源泉和動力。

正如當年馬雲在杭州,蔡崇信在香港,無礙成就阿里巴巴,參與所羅門矩陣系統運營和發展的,不乏精英和骨幹。這些平均年齡超過35歲的傳統企業家,他們在數字世界、在“互聯網+”時代有了自己的身份和標籤,就有了位置感和存在感,沒有人要工資,沒有人講待遇,線上線下互動樂此不疲!他們分佈在北京、深圳、上海、廣州、昆明、東北、西北、香港、日本等海內外各地區,全國成立了7個“秘書長訓練營”,各地成立秘書長工作組,紛紛開展創客派對活動。有一位大型商業集團的總經理成為秘書長剛剛一個月,有一天在其微信群裡驚呼:沒想到一個月來培養了40多位秘書長,下屬的創客企業家已經1萬多名了!她甚至跑到中關村創業大街,要把李克強總理剛剛去過的創客空間負責人發展成所羅門秘書長。一位政府招商部門的領導,在自己成為秘書長之後興奮不已,在全國各地,他的創客同伴們,已經開始為他的家鄉經濟大做廣告了,有幾位外地創客企業家還悄悄跑到他的城市去考察尋找投資機會。

劉少丹說,所羅門是一個自組織的社會型企業,這使他從一開始就沒有擔心錢和人的問題,到目前為止這個系統沒有融過一次資,沒有搞過一次招聘。但他也不是甩手掌櫃,他比任何人壓力都大,他說,不要用戰術上的勤奮代替戰略上的懶惰,所羅門的產業互聯網要實現“極簡單、超好玩、不燒錢”,儘管已經有明確的利益共享機制,但需要結果呈現之後才能兌現,此時系統的使命和價值觀的統領作用就尤為重要了。他有時會通過微信給創客們打打氣:產業互聯網無所謂成功不成功,他是百分之一百的確定,因為這是時代的使命,是世人心底的聲音。現在我們要做的不是空洞的說教,而是“野蠻的生長”,看準了方向,就要跑步前進!

(文章轉載自SoLoMo·創客派對:張書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