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4日 星期五

一帶一路戰略核心國的選擇及其風險分析

一帶一路是一個經濟發展的戰略設想,涉及沿線60多個國家,因此,不是中國一國的來推進的,需要沿線國家共同來推進。同時,一帶一路不可能整體性推進,無疑是有先有後、分步驟地、分國家推進。在這種情形下,一帶一路推進過程中,首先要選擇核心區域,然後是選擇核心國家。核心區域我認為首當的無疑是上合組織覆蓋的地區和東盟地區。

核心國肯定是在這兩大區域內。在一帶一路推進過程中,核心國我把它成為戰略契合國。有的學者成為戰略支點國,我認為這種稱呼​​不妥。因為支點是被利用的,一旦利用完畢就被拋棄。哪個國家被中國視為戰略支點國家,那就成為被中國利用的國家。如果是這樣,谁愿意參與到一帶一路進程中來呢?戰略契合國就不一樣了,戰略契合國,是雙方相互有所借重,或者說是雙方戰略利益上的契合,也意味著雙方在利益上、戰略上都是相互依賴、相互依存的,是利益共同體、命運共同體。在這種情形下,相關各國才會願意積極參與到一帶一路的建設中來。

那麼,如何來確定戰略契合國呢?筆者認為,一帶一路框架中中國的戰略契合國至少要滿足以下條件:國土面積上、人口上是規模大國;有地區影響力;整治、社會相對穩定;經濟上有一定的發展潛力;是中國的鄰近國家;與中國保持相對友好關係。根據這些條件,在核心區域有以下國家可以成為中國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過程中的戰略契合國:

首先是俄羅斯。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加快同周邊國家和區域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建設,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海上絲綢之路建設,形成全方位開放新格局。隨後,在2014年索契冬奧會期間,習近平主席和普京就俄羅斯跨歐亞鐵路與絲綢之路經濟帶和海上絲綢之路的對接問題達成戰略共識。由此可見,俄羅斯在推進一帶一路進程中既有基礎性的作用。

一帶一路建設首先是基礎設施上的互聯互通。而俄羅斯跨歐亞大鐵路是一帶一路交通設施建設的基礎。俄羅斯是上合組織內的重要成員國,無論是在上合組織內還是中俄雙邊關係都非常好,特別是中俄戰略協作夥伴關係,歷史上最好水平。俄羅斯是國際能源大國,境內內院非常豐富;是人口大國,人口超過1億(當然,自俄羅斯獨立依賴,俄羅斯的人口出生率一直在下降,人口總數也在下降,這已經成為俄羅斯的一個戰略性的問題);俄羅斯是世界上面積最大的國家。從政局來看,普京領導的統俄黨一直是俄羅斯政治和社會穩定的重要壓艙石。這些情況表明,俄羅斯不僅對歐亞地區有重要影響力,而且對整個世界都有重要影響力。

但是,一帶一路推進過程中來自俄羅斯的風險也是存在的。一方面,俄羅斯提防中國、戒備中國的情況始終存在。俄羅斯曾經是一個超級大國,曾經是中國的老大哥。20世紀90年代的轉型出現了嚴重動盪,國力嚴重滑坡,幾乎成為二流國家。與此相反,中國從改革開放以來一直在走上坡路,綜合國力與日俱增。這兩種趨勢決定了俄羅斯內心中的不平衡。不平衡的心態不僅表現在俄羅斯政治、文化精英當中,也表現在俄羅斯的民間。

早些年俄羅斯同樣出現了各種版本的“中國威脅論”,包括“人口擴張論”、“資源威脅論”等。包括像索爾仁尼琴這樣的作家也經常說,俄羅斯最大的威脅不是美國而是中國。這一切雖然不是俄羅斯的主流,但也影響中俄關係的正常發展。因此,當前要藉助於中國戰略協作會辦關係的良好勢頭,加強中俄雙方的人文交流,通過人文交流來消解而是對中國的誤解、曲解。另外,長期來,俄與西方在烏克蘭等問題上的對立,也會成為“一帶一路”戰略設想的重要變數。畢竟無論是烏克蘭還是整個歐亞地區,都是一帶一路建設首先索要考慮的地區,烏克蘭問題久拖不結,烏克蘭問題就有可能蔓延成為整個歐亞地區的問題。烏克蘭危機爆發不久,在國際學術界就有學者提出它是“新冷戰”的開始。

這雖然有點誇大其詞,但也不是沒有道理。事實上,烏克蘭危機成為俄羅斯與西方地緣爭奪的一個主戰場。一旦“新冷戰”出現,那麼新的“鐵幕”就不是在歐洲內部,而是在亞洲內部。在這種情形下,和平、合作、共贏、發展的目標就難以通過一帶一路戰略設想來實現。

其次是哈薩克斯坦。哈薩克斯坦是中亞大國,對中亞有非常重要的影響力。哈薩克斯坦是一個多民族國家,有131個民族,其中哈薩克族佔53%、俄羅斯族30%。另外還有20多萬維族人。因此,在外交上,哈薩克斯坦不得不與俄羅斯、中國保持友好關係。哈薩克斯坦經濟以石油、採礦、煤炭和農牧業為主。獨立後實施全面經濟改革,分階段推行市場經濟和私有化。近年來,哈政府採取了加強宏觀調控、穩定生產和財政、積極引進外資、大力發展本國中小企業、實行自由浮動匯率和進口替代等一系列措施,使宏觀經濟形勢趨向好轉,經濟持續增長。目前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已經超過1萬美元。

境內自然資源非常豐富,已探明的礦藏有90多種。鎢的儲量佔世界第一位,鉻和磷礦石佔世界第二位。銅、鉛、鋅、鉬和磷的儲量佔亞洲第一位。此外,鐵、煤、石油、天然氣的儲量也較豐富。已探明石油儲量達100億噸,煤儲量為39.4億噸,天然氣儲量為11700萬億立方米,錳儲量4億噸。森林和營造林2170萬公頃。哈是資源出口國。亞信會議首先是在哈薩克斯坦總統納扎爾巴耶​​夫的倡議下召開的。因此,首屆“絲綢之路和平獎”授予了納扎爾巴耶​​夫。2013年9月7日,習近平主席在哈薩克斯坦納扎爾巴耶​​夫大學首先提提出共同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由此可見,哈薩克斯坦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的地位和作用。

但是,哈薩克斯坦政體上實行總統集權制,總統年歲已高,未來政局有變數。

努爾蘇丹·阿比舍維奇·納扎爾巴耶​​夫,1940年生於阿拉木圖州卡斯克連區切莫爾干村,哈薩克族。他從1979年擔任哈薩克共產黨中央書記以後,就一直是哈薩克斯坦黨的領導人。蘇聯解體後,他以98.76%的選票當選哈薩克斯坦共和國首任總統。到今天已經其次連任哈薩克斯坦總統。長期來,他確實是致力於中亞的穩定與發展,也致力於中哈友誼。但是,他畢竟年歲高,政治生命有限了。而哈薩克斯坦新一代的政治精英究竟是什麼樣的政治取向,我們還不是太清楚。

不排除像格魯吉亞以薩卡什維利為代表的新的政治精英那樣完全向西方傾斜的可能性,甚至徹底背離納扎爾巴耶​​夫的路線。由於長期的集權制,哈薩克斯法律制度健全,權力腐敗也十分嚴重。此外,哈薩克斯坦是中亞的中亞國家,同時也是分裂主義、恐怖主義、極端主義三股勢力活躍的地區。尤其是在費爾幹納谷地,那裡是恐怖主義的主要藏身之地。所以,第二亞歐大陸橋的運輸能力長期受制於那裡的恐怖主義。

第三是巴基斯坦。巴基斯坦是南亞的中亞大國,是中國全天候的戰略夥伴,最可靠的朋友。一帶一路建設離不開巴基斯坦,還有一個重要的地緣因素。在大陸上走出去的出口不多,中巴相鄰處的紅旗拉普山口無疑是最重要的一個出口。從喀什出發,經紅旗拉普山口穿過巴基斯坦全境可以到達巴南部港口瓜達爾港。這是新絲綢之路經濟帶與海上絲綢之路相交的重要節點。這是一帶一路建設不可或缺的國家。但是,很顯然,巴基斯坦政治穩定度比較低,加之長期受恐怖主義的影響,社會經濟發展緩慢。中國如今投下了不少合作項目,但經濟回報率比較低,恐怖主義活躍,讓中國工人在巴基斯坦的安全深表憂慮。

第四是印度。印度是南亞面積大國、世界人口大國,在南亞和整個世界都有重要影響力。近年來與中國淡化邊界問題,跟中國的關係走向了相對緩和的軌道。尤其是莫迪政府打起了改革開放的旗號,給印度經濟注入了新鮮活力。也正因為如此,印度的經濟保持著較高的增長率。長期來,印度都始終縈繞著一個大國夢想,但要實現這個夢想,中國是繞不開的,印度領導人也情形地看到這一點。所以,當中國提出一帶一路的戰略設想之後,莫迪政府表達出積極的態度。事實上,從歷史上來看,古絲綢之路從來就沒有離開過印度的參與。

從佛教對中國、中亞、南亞地區的影響來看,就知道印度在古絲綢之路上的重要作用。在這一點上,就不得不提及著名放一家鳩摩羅斯。他的父親父鳩摩羅炎出身天竺望族,棄宰相之位周遊列國學道,後來龜茲,與龜茲王妹結合生羅鳩摩羅斯。他在龜茲、莎車一帶翻譯、教授佛經,影響非常大。當時,整個中亞地區都被成為佛教的地盤。直到後來伊​​斯蘭教向東發展以後,佛教才被強勢的伊斯蘭教所取代。一帶一路建設既是經濟發展設想,也是文化交融的倡議,需要把各種宗教、文化通過一帶一路進行交流、交融,使之匯聚成為促進經濟發展、和平共贏的文化長河。

但是,也應該看到印度內部社會貧富分化嚴重,社會秩序欠佳。根據世界銀行資料﹐1970﹑1973﹑1988年印度貧困人口比例依次為52.4%﹑42.5%和39.6%﹐雖然有所下降﹐但貧困人口數依次為2.873億﹑3.117億和3.223億﹐絕對數字反而有所上升。直到印度全面經濟改革啟動九年後的2000年﹐印度貧困人口比重仍高達28.6%﹐是中國1998年同一指標(4.6%)的6.2倍﹐也明顯高於泰國﹑印度尼西亞﹑菲律賓等東南亞主要國家及其鄰國斯里蘭卡﹐其中鄉村貧困人口比重為30.2%﹐城市貧困人口比重24.7%。 

印度的問題不僅在於大面積貧困﹐更在於兩極分化。本世紀初以來﹐印度各邦中人均收入平均差距為六倍﹐最大者高達60倍,一小撮巨富和普遍貧困者之間的生活對比尤為強烈。根據印度住房和城市扶貧部專門負責調查全國城市貧民窟人口的專家委員會調查﹐2001年印度全國城市貧民窟人口為7526萬人﹐到2011年底預計將達9306萬人﹐十年增加1780萬人﹐其中﹐首都新德里貧民窟人口將達316萬人﹐比2001年增加85萬人﹔全國金融中心孟買所在的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貧民窟人口將達1815萬人﹐居全國各邦之首﹐其中﹐孟買擁有亞洲最大的貧民窟達拉維(Dharavi)。

絕對貧困和收入分配失衡已經嚴重損害了印度大眾的基本生存條件。令人震驚的是﹐在號稱“印度大放光芒”的21世紀初﹐印度人均糧食消費量不增反減﹐由1997~1998年度的174公斤減少到2003~2004年度的151公斤﹐為二戰以來最低水平。2006年﹐印度全部人口營養不良發生率為20%﹐比世界平均水平(14%)高近一半。而且﹐越南﹑尼日利亞等國雖然貧困人口比重高於印度﹐但全部人口營養不良發生率低於印度﹐充分暴露了印度在收入分配﹑社會公正和維護國民基本生活方面的嚴重缺陷。此外,邊界問題一直是歷史的癥結,而且,印度對中國始終存在著一種莫名其妙的戒備之心。因此,在中印關係發展的進程中,需要加強對印度的人文交流,促進中印兩國關係的健康發展。

第五是印度尼西亞。印度尼西亞是東盟大國,是東盟地區有重要影響力,是東南亞國家聯盟創立國之一,也是東南亞最大經濟體及20國集團成員國。印尼人口超過2.48億(2013年),僅次於中國、印度、美國,居世界​​第四位。印尼的經濟發展有較大潛力,境內自然資源非常豐富,石油、天然氣和錫的儲量在世界上佔有重要地位。根據印尼能源礦產部的統計(2013年),印尼煤炭資源儲量約為580億噸,已探明儲量193億噸,其中54億噸為商業可開採儲量。由於還有很多地區尚未探明儲量,印尼政府估計煤炭資源總儲量將達900億噸以上。印尼擁有巨大的天然氣儲量,約有123589 兆億立方米(相當於206億桶石油),其中己探明的為24230兆億立方米,主要產於蘇門答臘的阿倫和東加里曼丹的巴達克等地。印尼鎳儲量約為560多萬噸,居世界前列。金剛石儲量約為150萬克拉,居亞洲前列。

此外,鈾、鎮、銅、銘、鋁磯土、鍾等儲量也很豐富。亞洲地區是印尼煤炭出口的主要目的地,占出口總量的70%以上,其次為歐洲和美洲。在亞洲地區的主要出口對像是印度、日本、中國等。印尼煤炭對中國的出口2010年達到4290萬噸,已經成為中國南方部分地區的主要煤炭來源地。印尼是世界上生物資源最豐富的國家之一。據不完全統計,印尼約有40000多種植物,其中藥用植物最為豐富。印尼全國的森林面積為12000000平方千米,其中永久林區11200000 平方千米,可轉換林區810000平方千米。印尼的森林覆蓋率為67.8%。印尼盛產各種熱帶名貴的樹種,如鐵木、檀木、烏木和袖木等均馳名世界。

印尼海域廣闊,且有一個適合各種魚類生長的熱帶氣候。印尼的漁資源極為豐富,蘇門答臘島東岸的巴幹西亞比亞是世界著名的大漁場。這些決定了印度尼西亞是海上絲綢之路上最重要的國家。近年來,印度尼西亞廢除了對華的歧視性政策,主張加強對華關係,從而為海上絲綢之路建設打下了重要人文基礎。2013年10月3日,習近平主席在印度尼西亞國會演講時首次強調中國願同東盟國家共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從這裡可以看出,印度尼西亞愛一帶一路建設中的紮虐地位和作用。

但是,印度尼西亞仍然戒備華族,尤其不允許華人參政,限制華族的政治權利,包括以前經常出現的排華事件。這是影響中國與印尼最重要的因素。印尼政治上實現多黨制,因而政治派別多。目前,政治上有影響的政治力量包括民主黨成(蘇西洛)、印尼鬥爭民主黨(梅加瓦蒂)、專業集團黨(阿克巴爾·丹絨)、建設團結黨(哈姆扎·哈茲)、民族覺醒黨(馬托利·阿卜杜爾·賈利爾,前總統瓦希德任中央指導委員會主席)、國家使命黨(阿敏·拉伊斯)、新月星黨(尤斯利爾·伊扎·馬亨德拉)、繁榮公正黨(魯特非·伊薩)等。政治派別多就使政治的不穩定性較高。

總之,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巴基斯坦、印度、印度尼西亞是中國最重要的鄰國,相互的戰略利益上具有共同的需求,是利益共同體、命運共同體中的重要成員。五個國家除印尼外有四個國家在上合組織內;有巴基斯坦、印度兩國處在一帶一路的結合點上即既在新絲綢之路經濟帶上,也在海上絲綢之路上;印尼在海上四周之路建設上則發揮著領頭羊的作用。

(轉載自自貿區智庫胡鍵/上海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博士生導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