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5日 星期二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教授王健:跨境電商可成為“一帶一路”倡議的先導和突破點

中國在電子商務發展過程中為全世界做出了一個非常好的榜樣。這就是把供給和需求有效地通過電子商務平台進行對接。那麼能不能幫助“一帶一路”國家通過更好地借鑒中國的發展階段、發展路徑、發展經驗實現快速發展?中國的技術解決方案和商業模式能不​​能在這些國家快速復制?如果我們能夠很好地解決這些問題,這將極大推動“一帶一路”國家的共同繁榮發展。
1
“一帶一路”風險與機遇並存
“一帶一路”,我理解,它是一個國家戰略,這個國家戰略可能跟我們國家整體現在經濟發展水平是相關的。一個國家發展到一定程度之後,必然要探求更多的國際合作。因為,中國是世界範圍的一個消費大國也是一個製造大國。互聯網也好,運輸方式也好,通訊方式變革也好,使得整個世界變得越來越小,所以國際合作變得越來越重要。從歷史上看,我感覺,發達國家也經歷過這樣一段過程,國家發展到一定程度要往外擴展供求關係,就會影響到全世界。有人說,中國經濟的發展造成產能過剩,所以要尋求海外市場。其實,這只是對“一帶一路”的一種解釋。人類走入互聯網時代,國與國之間彼此依賴程度越來越高。特別是中國未來經濟發展,這麼一個龐大的經濟體,其發展必然要與全世界其他國家展開合作,“一帶一路”也是人類社會發展的階段決定的。

“一帶一路”作為國家戰略,應該說給了我們企業很多機遇。但在存在上述機遇的同時,實際上也面臨很多風險。主要風險就體現在一帶一路國家的國情複雜,市場營商環境存在很大差異,有製度差異,也有文化差異。

2
跨境電商能在“一帶一路”國家戰略中起到什麼作用呢?傳統產品輸出的方式是否有效?
我理解,以往出口產品是在對外合作中著重強調的。傳統產品輸出方式通常都是把消費作為切入點,比如說我們回顧中國對外開放的歷程,我們知道,當時社會大眾是從日本電子產品、電視機、洗衣機等等來認識開放政策。社會大眾從產品最後來認識企業,認識日本的企業,然後才是圍繞消費所展開的各種投資行為。從產品到投資,基本上改變了人們的觀點。但是現在這個時代,特別對發展中國家,我們覺得如果現在再去大量推銷產品,用產品來推動投資,可能這種觀念不一定被這些國家所接受。

跨境電商是中國參與到世界市場的一個新手段和新方式。跨境電商可以是“一帶一路”戰略的先導和突破點。在“一帶一路”國家發展跨境電商可以以企業作為切入點,不是以消費品作為切入點。我們在參加很多國際論壇、國際組織活動時,注意到實際上發展中國家特別關心的是中小企業發展的問題。我們的跨境電商平台恰恰就是給這些中小企業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基礎設施。我們不妨從真正能夠幫助國外的中小企業,幫牠去發展,幫牠去融資,至於市場、消費者,其實我們更多是希望讓這些國家的企業來解決,讓它們也賺錢。不讓這些企業感覺,我們把產品直接賣到國外,把中間商全繞過去,我覺得這不現實。這種宣傳好像更多的是把我們的產品通過跨境電商直接賣給消費者。我們應該能夠轉變到是幫助當地企業獲得成長,給它機會,因為當地企業更了解當地消費者,更了解市場。

我們輸出我們的基礎設施,我們把阿里的大屏幕給他們看,看了以後,我們就能喚起他們的合作意向,他們覺得這個東西能解決他們國家的市場很多問題。我們應該組織很多這樣的活動來喚起它的合作意識。從相互了解到相互認同,最後達成共識,然後才是行動。有這樣一個過程。現在在它的基礎設施不太完善的情況下,我們更多的還是應該相互了解有一個認同,讓他認同我們能做什麼,因為這些發展中國家他們從技術、軟件、基礎設施建設方面還是需要提高能力。中國企業和平台恰恰可以幫助這些國家提升能力,比如說華為就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默默無聞在那兒把通訊設施都建起來了,沒有大量宣傳文化,但是卻實實在在在國外產生了實質性的影響。

3
中國電子商務發展給其他發展中國家經濟發展樹立了一個榜樣
跨境電子商務,中國走在全世界的前面,特別是中國跨境電子商務平台越來越被世界所接受。中國電子商務的發展從啟蒙到爆發也就經歷了十五六年的時間,就像阿里巴巴十五年十六年的發展,可能其他國家也會經歷這樣一個過程。中國用十五年時間使得互聯網、電子商務發展到這種程度。“一帶一路”國家的發展速度也許比我們還要快。我們的跨境電商平台應該為此做好準備。

中國在電子商務發展過程中為全世界做出了一個非常好的榜樣。這就是把供給和需求有效的通過電子商務平台進行對接,那麼能不能使“一帶一路”這些發展中國家更好地借鑒中國這樣的發展階段、發展路徑,可以快速地實現發展?中國的技術解決方案,我們的商業模式是不是在這些國家可以快速復制?如果我們能夠很好地解決這些問題,這將極大地推動“一帶一路”國家的共同繁榮發展。

4
跨境電商是否可以引領“一帶一路”建立新的發展模式?
我認為,未來跨境電商可能可以為“一帶一路”的發展開闢一種以互聯網為先導的一個發展模式。這種模式很重要一點就是要建立在合作共贏的基本原則上。你不能太強勢,不能把一些東西硬推給別人,你可以搞商業合作,可以帶動當地的企業發展。那跨境電商領域更是這樣。因為我們目前在互聯網商業平台的建設方面應該說走在全世界的前面,可能這也是那些發展中國家看重的,發達國家有可能不太理解,因為我們等於相當於彎道超車,發達國家從實體市場發展過來才慢慢建立虛擬市場,以及強大的商業規則體系。它的實體市場相對比較發達,效率也比較高,但是發展中國家不是這樣,中國實際上不是這樣,中國實體市場相對效率比較低,比較落後,所以造成我們電子商務平台發展非常快。這就是為什麼很多的發展中國家對我們的電子商務模式是非常感興趣。因為平台的發展更多的是給廣大中小企業帶來了很多的商機。
5
“一帶一路”跨境電商發展需要相互了解,達成共識

“一帶一路”跨境電商發展具體的戰略措施就要從基礎設施建設到標準,到規則,到政府的政策這樣一個線路。怎麼去實施呢?一定要從相互了解相互認同開始著手,不妨國家可以出台一些政策,支持相互之間的溝通和了解。在具體建設過程當中,我們已經看到很多國家已經從不同角度提出了一些倡議。我們的工作就是要有效地把這些倡議融合到我們的國家戰略中,因為各個國家,例如韓國,提出倡議可能有它背後推廣的產品和服務,那我們怎麼樣去融合這些不同國家提出的這些聯盟也好倡議也好,然後建立一種長期的合作機制。

6
幫助“一帶一路”國家完善跨境電商規則

從國際合作角度看,一個國家與另一個國家如果要長期進行合作,必須建立市場規則。為什麼發達國家不進入非洲和一些中亞國家進行投資呢?因為沒有規則或者規則不清晰。因為,有了規則,你的利益才能得到保障。因此,逐步幫助這些“一帶一路”國家完善規則體係就是非常重要的方向,特別是在跨境電商領域。

我覺得,美國目前有關規則體系的推廣,大家就可以藉鑑。跟跨境電商發展相關的規則體系包括網絡安全、跨境數據流動、個人信息隱私保護、跨境的消費者保護問題等等,國際組織也都在製訂這些規則。美國作為IT技術比較發達的國家,有一整套推廣規則的方法和戰略。比如關於數據隱私的規則、跨境的數字流動規則、網上爭議解決規則。美國當然在聯合國推,如果聯合國建不了規則,就在APEC推,在APEC推的同時又在國際商會推,它是有完整的戰略部署的。我想我們在這些領域應該馬上進行參與,參與完了之後,我們應該在這些“一帶一路”國家逐漸地建立一個符合我們未來產業發展的這樣一個規則體系,讓他們也感覺到安全,讓他們感覺到有規則可循。
7
國家政策的切入點應該在什麼地方?

我覺得可能標準、規則方面都需要政府的支持。相比政府的政策和資金方面,我覺得不如把這些錢花在基礎層面,國家要花更多錢扶持跨境電商的基礎建設。近期支持聯盟論壇,遠期把標準規則體系建起來。運用跨境電商平台,你幫牠去解決它的國家面臨的問題,那麼回過頭來你就會有一份收穫,我們的跨境電商平台就可以在這個國家落地。我覺得跨境電商不能僅僅理解為網上交易,我們給它提供各種技術支撐就不得了,最後這個貿易在我們建立的平台上,採用統一的標準,那大家合作起來就非常方便。即便你不刻意強調,貿易它也自然在這個平台上流動。
8
跨境電商領域國際協調的切入點在什麼地方?

網上自貿區我們也探討很長時間了。現在從什麼地方入手推呢?中國現在有很多保稅區、自貿區,同時中國企業在國外開始購買一些土地,比如說德國帕希姆機場。在這些地方政府給了保稅或者自貿區條件。為什麼我們不能嘗試國內自貿區/保稅區和國外自貿區/保稅區合作,從這兒入手建立網上自貿區。合作就是建立所謂信息共享,互聯互通。境內外自貿區/保稅區的跨境協同創新將是我們探索跨境電商領域國際協調的切入點。

(文章轉載自跨境電子商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