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4日 星期一

《中國報導》封面故事:福建自貿區-僑鄉心系台胞僑胞

  根據中國(福建)自由貿易試驗區的現實優勢,本文總結了中國“一帶一路”背景下福建自貿區建設的前沿理念和現實選擇,對思考福建自貿區建設、海絲經濟與海絲文化發展等問題的相關決策者、研究者和從業人員有參考作用。
       今年3 月,福建憑藉其得天獨厚的閩台地緣優勢和“海上絲綢之路”的歷史人文優勢,成為國家第二批自由貿易區的試點省份之一。目前,福建自貿區面積為118.04 平方公里,包括三大片區:重在建設先進製造基地的福州片區、重在金融創新實驗的廈門片區以及立足於建設一個貿易自由、關稅特惠“自由島”的平潭綜合實驗區。 
對台經濟、服務為先
       廈門與金門相隔不過10公里,天氣晴朗時依稀可見對岸人員的活動;平潭島東面與台灣省新竹港相距僅68 海裡;台灣2300 萬人口中,1800 萬人祖籍福建,且大多集中在廈漳泉三地。因此,福建和台灣除了地緣,還有血緣。
       自1989 年至今,國務院共批准設立五個台商投資區,全部都在福建省,國家對福建省與台灣開展廣泛、自由、深度商業貿易的期待與厚望由此可見一斑。可是,據有關部門統計,自2003 年起,江蘇一直是中國大陸吸引利用台資最多的省份。是什麼原因致使具有地緣優勢的福建省在吸引台商時不能名列首位呢?營商環境與台商追求的理想環境之間的距離是最關鍵的因素。
       從福建自貿區的獲批可以看出中央政府對福建自貿區的期待:對台經濟。希冀通過福建獨具的對台地緣優勢、血緣優勢,進一步形成與台灣最親密的自由貿易關係。因此,服務先行是福建自貿區現在與未來獲得良好發展的重要理念。借鑒上海自貿區經驗,福建自貿區一定要紮實提高政府服務的軟硬件,簡政放權,爭取形成台商投資、生產、經營的最佳社會環境。
       當前,福建省委、省政府已經開始一系列提升商業服務環境、改進政府效率的舉措。如在全國稅務系統率先採用移動數字證書技術,包括納稅人端和稅務幹部端兩大功能區,能夠實現任何時間、任何地點辦理任何稅務事項。在平潭片區率先對台企試行的台商協會總擔保制度將在自貿試驗區掛牌後實施。據悉,作為台灣協會的會員企業,只要繳納一定保證金就可以享受由台商協會提供的總擔保,在總擔保有效期內,企業多次辦理相同海關事務無需再逐次提供擔保,既簡化了行政手續,又減輕了企業負擔,也減少了企業的資金佔用。廈門片區推行的“三證合一、一照一號”,將原來由市場監管、質檢、國地稅三個部門分別審批發放的營業執照、組織機構代碼證、稅務登記證進行整合,統一發放營業執照。“一照一號”即可一次性領取載有唯一一個證照編號的營業執照,該營業執照兼具組織機構代碼證、稅務登記證功能。 
引僑入閩、對接思維
       截止2014年底,世界華僑華人總數約達6000萬人。發達國家的華僑華人數量激增,日本和韓國的華僑華人數量增長最快。北美華僑華人多達530 萬人,從上世紀80年代以前佔世界華僑華人總數的4% 增至2007年的近12%。歐洲華僑華人從1980 年代以前佔華僑華人總數不足1% 增至2007 年的近5% 。華僑華人聚居區幾乎遍及全球各大洲的各個國家,尤其近百年來中國移民鮮至的拉丁美洲、非洲和中東各地,現在也出現多個數以萬計的華僑華人聚居區。
       福建作為全國僑鄉大省,海外華僑華人數量和有影響的僑商都居全國前列。據2010年有關部門統計,閩籍海外華僑共1500萬人(不含2000萬閩籍台灣同胞)。有資料顯示,印尼、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排名前5位的富商中,95%祖籍來自福建省。
       如何發揮祖籍福建的華僑華人在建設自貿區中的作用呢?最新發布的“一帶一路”規劃中有兩句話值得我們思考:支持福建建設21 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核心區、充分發揮海外僑胞以及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獨特優勢作用,積極參與和助力“一帶一路”建設。
       國務院僑務辦公室主任裘援平在2015 博鰲論壇上闡述“一帶一路”戰略下華僑華人如何發揮作用時提出了“對接思維”。其一,海外華商要與互聯互通相關項目對接;其二,參與打造中國—東盟自貿區升級版對接;其三,要與中國同絲路沿線國家人文交流對接。“對接思維”是每一個海外華商都可以基於自身特點和優勢融入福建自貿區建設的策略,既有利於華商本人抓住中國發展的機遇,也有利於福建自貿區概念與發展21 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核心區的交融並進。 
海絲文化、刺桐深遠
       福建省擁有海絲商業文化的歷史核心資源。以泉州為例,意大利人馬可·波羅13世紀遊歷泉州後說:“(離開福州)到第五天傍晚,抵達宏偉秀麗的刺桐城。在它沿岸有一個港口,因船舶往來如梭而出名。”又說:“刺桐是世界上最大的港口之一,大批商人云集這裡,貨物堆積如山,的確難以想像。”
        如果用一個縱坐標回溯泉州遠古時期至今的歷史,就會發現,宋元​​時期是泉州海外貿易和社會經濟發展的鼎盛時期,那時泉州是與埃及亞歷山大港齊名的刺桐港,是世界海上貿易的重要港口和中轉站, 泉州也是世界知名的刺桐城。泉州的城市品牌在港口商貿中不斷累積增值——各國商人在刺桐港交換商品,當回到自己的國家講述在刺桐城的商貿故事和所見所聞時,他們就在為刺桐城的知名度和美譽度添磚加瓦。泉州也因此成為世界各族宗教文化林立與交融的海洋文化的城市代表之一。
       這是由歷史上福州、泉州、漳州以及近代的廈門等城市的多元文化和古今中外的文化融合積累決定的。當前的挑戰是,如何在今天讓福建的海絲文化資源與自貿區的商貿行為互動成長,從而為國家建構全球“海絲新文化”和“海絲新品牌”的內涵提供實踐意義的典範。
       應對挑戰的關鍵在於理清商業與文化的關係。從福建各海絲城市的歷史看,商業的繁榮是一時的,但文化的繁榮可以是延續不絕的。福建與台灣地區,福建與東南亞地區,福建與歐洲、非洲地區的商業共贏是短期紅利,而全球文化多樣化趨勢下的跨文化傳播將是長期紅利,這是民心相通的根本,只有福建人民與台灣人民的民心相通,才能促進兩岸經濟長遠持續繁榮。
       今天,走在泉州的大街小巷,昔日的伊斯蘭清真寺、摩尼草庵等文化遺跡仍散發著異國文化的芳香, 泉州人的商業文化中也融入了來自中東、中亞、西亞、南亞、歐洲等各地區的傳統。正是多元文化滋養了泉州商業文化特質的形成,也成就了一大批世界級的泉州商人。由此可見,福建不僅可以成為中國自貿區的典範,更可以成為21世紀中國對外展示“海絲新文化”魅力的文化先行區。
(文章轉載自賈益民/肖航,文章作者分別為:華僑大學校長兼海上絲綢之路研究院院長、華僑大學海上絲綢之路研究院文化傳播中心主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