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5日 星期三

對外經貿大學王健:網上絲綢之路怎麼建?建立新的貿易規則、信用體系和國際法規環境很關鍵


王健教授說
我從“一帶一路”的發展思路和跨境電商的發展趨勢做一點探討。
“一帶一路”,是中國在對外開放和全球戰略當中非常重要的國家戰略。當前,中國對外貿易面臨下行壓力,如何利用全球發展機遇帶動中國企業走出去,特別是帶動中國的優勢產業如能源、設備、工程、建材走出去,連接全球大市場,這是當下要思考的話題。

隨著互聯網基礎設施完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會形成新的網絡市場空間
無論是陸上絲綢之路還是海上絲綢之路,基本上圍繞著發展中國家。可是,跨境電商小包消費品,也就是跨境B2C,基本上以發達國家為主。看起來,跨境電商和“一帶一路”的關係似乎並不太大,至少在短期內我們還看不到有密切的聯繫。跨境電商與“一帶一路”存在什麼樣的關係,一會兒再分析。
目前,跨境電商的業務都在歐美,都在經濟發達國家,而新興國家,如俄羅斯、巴西以及越南、墨西哥、印度等一些發展中國家,電子商務也在不斷崛起。由於越南、菲律賓的勞動力比較便宜,我們的企業也在不斷地往這些新興市場轉移。未來冰箱、彩電很有可能從菲律賓、越南進口。
但是跨境電商畢竟現在還是以消費品為主。越南也一樣,也在發展跨境電商,因為產業發展起來後,所生產的產品也需要賣向全球。包括越南的商務部,每次APEC開會、聯合國開會,越南人積極地參與國際的規則。墨西哥也請我去,參加他們的電子商務大會和互聯網大會。這些國家也在急起直追,注重向中國學習發展跨境電商。
但是,跨境電商與“一帶一路”到底有什麼樣的關係?如果把它僅僅理解為消費品,把它賣向全球,和“一帶一路”沿線幾十個國家連起來,市場空間在近期並不一定有很大吸引力。我們作為電子商務更多地應該把它廣義化理解。它實際上更是一個信息化,虛擬市場的問題、供應鍊和服務體系的問題。隨著服務體系的成熟,互聯網基礎設施的逐步完善,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就會形成新的網絡市場空間。
1999年阿里巴巴成立,2003年淘寶成立,那個時候大家對電子商務沒什麼感覺,網上購物可能也是個別人。雖然現在看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網絡市場的規模、消費者以及網絡基礎設施還不夠完善,但是我們要看到未來三到五年內網絡市場的發展潛力。如果要探討“一帶一路”和跨境電子商務之間的關係,我們不僅僅要著眼於眼前,還得看長遠。

跨境電商平台將幫助“一帶一路”國家中小企業利用互聯網尋找商機
那麼,跨境電商和“一帶一路”有哪些聯繫?
首先,跨境電商或者是電子商務,將給中小企業帶來機會,這基本上是全球的共識。阿里巴巴就是很好的案例。就像馬雲講,大企業是以往在國際競爭中的主要角色,但是隨著互聯網的興起,中小企業可以獲得和大企業幾乎相同的信息。因為網絡的共享使得這些信息傳播很快,只要你想知道什麼,就可以很快知道。中小企業通過互聯網,不出國門就可以把全球很多信息研究透。
2004、2005年做教育部網絡語言項目的時候,我是商務組的專家,和美國教育部一起做。我們把項目交給美國哈佛大學來做。哈佛教授帶著他學生一起研究中國網絡市場,通過公開信息、數據庫、中國日報、各種報紙雜誌和各種信息,兩個月內拿出的報告比中國人還了解中國。
互聯網,從國際上來講,給中小企業帶來很大的發展空間。跨境電商平台就是要幫助眾多中小企業,甚至要幫助“一帶一路”國家的中小企業利用互聯網尋找機會。

建立“網上絲綢之路”要回答哪些問題
那麼“網上絲綢之路”要回答哪些問題?我在這裡提出一些問題供大家參考。
“網上絲綢之路”如何實現?怎麼去勾畫“網上絲綢之路”?

在現實世界,實體市場你畫一個圈都很難,何況在網絡市場你畫個圈。別人會不會在這個圈子里和你玩遊戲。互聯網把所有的空間給打破了,甚至於物理的市場、行業的界限全部被打破。“網上絲綢之路”,我們想像得很好,但是“網上絲綢之路”到底是建立在什麼樣基礎上,這不僅是一個視角的問題,還是地理區域的概念,更是一個開放空間的問題?我們現在馬上拿出答案還有一些困難,但是一定要去考慮。
第二,如何建立新的貿易規則體系?

現在由於互聯網跨境電商把原有的貿易規則體系打破了,但是並不是百分之百打破。當前,傳統貿易在慢慢發生轉型,由於存在網絡市場使得整個原有的市場空間和商業模式發生很大變化,商業模式的變化最終帶來商業規則的變化,包括政府監管方式、國際規則、平台經濟與數據如何助力“一帶一路”國家的經濟增長。
第三,如何建立新的全球貿易信用體系?傳統的貿易信用體系建立在銀行基礎上,跨境電商是不是可以建立另外一套體係呢?支付體系、結算體系。這套體系和銀行體系怎麼能夠銜接、共存。跨境電商能不能夠在國際上建立新興結算體系,而和銀行體係並行,在國際上能不能存在以及這個規則體系怎麼建立?
另外,義新歐鐵路能否開闢新的絲綢之路流通通道,這裡面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昨天一個企業在微信裡對我說:“我們支持'一帶一路',訂了德國的40個櫃子的啤酒,海關讓我報關的時候要報40次,一個櫃報1次,為什麼不能合併,我們是一個合同項下。”我說:“那你找代理公司豈不是找你收40次代理費。”他說:“是啊,這怎麼解決?給海關說了,海關也沒有辦法解決。”這裡面涉及到“一帶一路”國家鐵路管理的規定。我們要去呼籲改進才能讓企業在新的絲綢之路上方便地做貿易。






我們還要考慮用IT、網絡技術推進貿易便利化,如何在“一帶一路”國家佈局海外倉,如何推進跨境海外經濟區的協同創新。就像中國的林德國際物流集團收購了帕希姆機場,現在在給它設計商業模式,如何把德國的保稅和中國的義烏連接起來,建立區域性的合作機制和協同創新的機制,這些都給中國企業帶來了一些機會。

我們要考慮建立工作機制來推進國內和國際的法規合作和協調。這些都是發展跨境電商要碰到的問題。跨境電子商務和國內電子商務的區別就是政府監管,就是國際的法規環境。我們希望這些問題通過各個途徑加以研究解決。
(轉載自中國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