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4日 星期一

你信不信,1000萬微商命運將在一年內被改寫

從最近巨型知名品牌的陸續進駐、借貸寶現象級營銷、平台微商紛紛衝擊IPO等事件,老匡斷言——未來一年,以代理囤貨制為核心、中小微商為主體組成的舊世界,正在以溫水煮青蛙的速度被“大多數人難以察覺的”三股力量慢慢分化、洗劫、蠶食。如果說整個行業有2000萬從業微商,那麼一年之內,至少1000萬微商的命運將被改寫!微商行業即將形成新舊世界相互對抗的格局。

一、社會化分銷正在慢慢分化微商行業
不可否認,現在一大批電商與線下巨型知名品牌,如雲南白藥(由匡扶會會員老李操盤,不到一個月做了2000萬業績)、海爾、波司登、國美電器、修正藥業、迪士尼(匡扶會會員張皓若操盤,7天微商渠道業績突破1000萬)等,在“代理囤貨制”日漸式微、微商品牌急速下滑的情況下,其實蓄謀已久,但假裝姍姍來遲。

以前他們不玩微商大概有三個原因:1、原有的產品線、價格體係與傳統渠道相掣肘;2、微商體量和從業人口無法統計,行業前景不明朗;3、舊世界的代理囤貨制讓微商行業飽受爭議,無辜背負微傳銷罵名,對於這些靠口碑做起來,時刻需要裝X的知名品牌有一定風險。由於各種原因,他們不敢進來,所以我說“其實蓄謀已久,但假裝姍姍來遲。”

現在微商品牌潰不成軍,團隊土崩瓦解,下面的小微商們急需賺錢機會,所以巨型知名品牌恰到好處的衝進來收拾殘局,瘋狂收割中、小微商。這些品牌一般基於品牌的服務號後台,採用一級或二級分銷模式,在現有粉絲中招募分銷商。他們進來玩微商並非單純為“賣貨”,對於這些手持固定廣告支出預算的知名品牌,微商的最大價值在於——把朋友圈變成品牌宣傳陣地。因為以前每年扔在傳統媒體上的推廣費因為能力不濟大部分打了水漂。而微分銷在賣貨途中既能給品牌做廣告,順帶做點業績;還能省去傳統生意裡導購的人員工資,可謂一箭三雕。

不可否認,越來越多知名品牌的進駐,的確為舉步維艱的中小微商群體提供了不錯的賺錢機會,例如以後你再也不用囤貨,也不用什麼狗屁銷售技巧,只需申請一百個知名品牌的微分銷商資格即可,一旦你代理的巨型知名品牌涵蓋了吃、喝、玩、樂、住、用、行,你自己買有折扣,推薦朋友買也有折扣,賺錢當然不在話下;但同時,隨著大量巨型知名品牌的批量進駐,必然會引發“社會化分銷”浪潮,一旦形成勢頭,以零售為主的“社會化分銷”很可能取代“代理囤貨制”變成微商行業的主流分銷形態。舊世界的所謂大團隊也會被無數知名品牌的社會化分銷矩陣分化、消滅,微商行業從“有組織無紀律的鬆散結構”徹底變成“無組織有紀律的網狀結構”。

現在,巨型知名品牌們正積極活動、開疆拓土,相信很快,微商團隊很可能被“社會化分銷”洗劫收割,這是即將改寫1000萬微商命運濃墨重彩的第一筆。

二、各種商業模式也會衝擊、收割中小微商
很多微商前兩年賺錢太容易,在如今市場低迷的情況下,大部分中小微商招不到代理賺不到錢了,或嫌賺錢太慢,開始慢慢脫離團隊,拿著前兩年賺的錢出去找創業項目,另謀出路。很多商家意識到這是賺錢的歷史性機會,於是帶著電商或實體店已經成型的商業模式進入微商行業,靠販賣所謂的“賺錢的商業模式”洗劫代理。

比如對實體店充滿憧憬和嚮往的線下“加盟連鎖模式”,小店模式門檻5萬,大店模式門檻500萬,5萬~500萬之間可以用不同業態收割無數沒幹過實體店,但一直手癢不敢動的微商去交錢、加盟。比如說借貸寶的“發展下線賺錢模式”。借貸寶的火爆意味著未來不務正業、純粹靠拉人頭賺錢模式一定會被商家大面積推廣使用。個個都跑去拉人頭賺錢,沒人賣貨,代理自然被洗掉了。還有即便是老老實實賣貨也隨時被口誅筆伐的“三級分銷模式”,品牌找團隊談一談,也能洗一批中小微商。
總之,下半年做實體店和直銷的人一定會殺進來,引進不同體量和形態的商業模式,藉口“幫助微商扭轉頹勢”洗掉一批微商,其中“懶得乾”或“幹不動”群體首當其衝。這是改寫1000萬微商命運的第二筆。

三、平台微商漸成氣候,或將粉碎團隊
8月9號,我在《老匡:又一個微商小紅利》裡提到口袋購物在拿到騰訊1.45億美元投資後,與微信展開深度合作,給微商提供了“點亮微信”便利。不僅如此,據傳微盟V店正在積極籌備ipo,微信小店、京東拍拍微店、淘寶微店以及各大電商平台競先推出微店平台。同時,馬上拿到直銷牌照的匡扶會成員品牌“愛束”,最近斥資數億元高調啟動自有三級分銷平台……平台微商在資本助推下有抱團改寫行業的趨勢。

平台微店的商業邏輯是這樣的,他們本身沒多少流量來源,但通過提供完善和系統的交易閉環來吸納中小成長型商家入駐,在商家自有微商推廣下,平台跟著提高知名度,進而吸引更多微商入駐賣貨和直接零售客戶。

平台微商是帶著“去中心化”使命來到世間的,與大團隊的“中心集權化”完全對立。大量平台微商抱團入侵微商行業,也能收割一部分小白微商,因為在做平台分銷不用囤貨,投入時間精力和人脈關係即可、基本沒什麼風險。這樣一來,在團隊混不起來或混不下去的微商新人,或以賺外快為目的的兼職微商,很容易被平台捲走。對於平台來說,誰能解決培訓和流量問題、誰能打通與微信的交互,誰就能在平台大戰中脫穎而出。

老匡判斷,一年之內,新舊兩個世界會相互挖人,纏鬥,最終形成對立和共存的格局。以代理囤貨制為主的“傳統微商”不會短期覆滅,1000萬微商將繼續做代理囤貨;剩下的1000萬會被上述三種力量洗掉,脫離團隊掌控,自由發展。

很多人說微商行業變化太快,廣州白雲那邊一大堆工廠見微商火爆,今天搞擴建,明天因為行業下滑甚至連租金都交不起面臨倒閉。老匡的意見是,無論行業格局怎麼改變,只要人在,就有貪念,有貪念,對於商家來說就有生意機會。今天的文章至少明確了一個生意機會,抓不抓的住就看你們自己了。

而且對於行業而言,新舊世界的輸贏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誰能帶領2000萬微商從業者把貨賣到消費者手中。一個渠道能否活下去,永遠取決於零售能力。

以上是老匡對2000萬微商命運走勢的猜想。如果你能看懂未來半年,可能感同身受;能看到一年,大半會轉發支持。我說完了,剩下就看你們的了。^_^


從最近巨型知名品牌的陸續進駐、借貸寶現象級營銷、平台微商紛紛衝擊IPO等事件,老匡斷言——未來一年,以代理囤貨制為核心、中小微商為主體組成的舊世界,正在以溫水煮青蛙的速度被“大多數人難以察覺的”三股力量慢慢分化、洗劫、蠶食。如果說整個行業有2000萬從業微商,那麼一年之內,至少1000萬微商的命運將被改寫!微商行業即將形成新舊世界相互對抗的格局。

一、社會化分銷正在慢慢分化微商行業
不可否認,現在一大批電商與線下巨型知名品牌,如雲南白藥(由匡扶會會員老李操盤,不到一個月做了2000萬業績)、海爾、波司登、國美電器、修正藥業、迪士尼(匡扶會會員張皓若操盤,7天微商渠道業績突破1000萬)等,在“代理囤貨制”日漸式微、微商品牌急速下滑的情況下,其實蓄謀已久,但假裝姍姍來遲。

以前他們不玩微商大概有三個原因:1、原有的產品線、價格體係與傳統渠道相掣肘;2、微商體量和從業人口無法統計,行業前景不明朗;3、舊世界的代理囤貨制讓微商行業飽受爭議,無辜背負微傳銷罵名,對於這些靠口碑做起來,時刻需要裝X的知名品牌有一定風險。由於各種原因,他們不敢進來,所以我說“其實蓄謀已久,但假裝姍姍來遲。”

現在微商品牌潰不成軍,團隊土崩瓦解,下面的小微商們急需賺錢機會,所以巨型知名品牌恰到好處的衝進來收拾殘局,瘋狂收割中、小微商。這些品牌一般基於品牌的服務號後台,採用一級或二級分銷模式,在現有粉絲中招募分銷商。他們進來玩微商並非單純為“賣貨”,對於這些手持固定廣告支出預算的知名品牌,微商的最大價值在於——把朋友圈變成品牌宣傳陣地。因為以前每年扔在傳統媒體上的推廣費因為能力不濟大部分打了水漂。而微分銷在賣貨途中既能給品牌做廣告,順帶做點業績;還能省去傳統生意裡導購的人員工資,可謂一箭三雕。

不可否認,越來越多知名品牌的進駐,的確為舉步維艱的中小微商群體提供了不錯的賺錢機會,例如以後你再也不用囤貨,也不用什麼狗屁銷售技巧,只需申請一百個知名品牌的微分銷商資格即可,一旦你代理的巨型知名品牌涵蓋了吃、喝、玩、樂、住、用、行,你自己買有折扣,推薦朋友買也有折扣,賺錢當然不在話下;但同時,隨著大量巨型知名品牌的批量進駐,必然會引發“社會化分銷”浪潮,一旦形成勢頭,以零售為主的“社會化分銷”很可能取代“代理囤貨制”變成微商行業的主流分銷形態。舊世界的所謂大團隊也會被無數知名品牌的社會化分銷矩陣分化、消滅,微商行業從“有組織無紀律的鬆散結構”徹底變成“無組織有紀律的網狀結構”。

現在,巨型知名品牌們正積極活動、開疆拓土,相信很快,微商團隊很可能被“社會化分銷”洗劫收割,這是即將改寫1000萬微商命運濃墨重彩的第一筆。

二、各種商業模式也會衝擊、收割中小微商
很多微商前兩年賺錢太容易,在如今市場低迷的情況下,大部分中小微商招不到代理賺不到錢了,或嫌賺錢太慢,開始慢慢脫離團隊,拿著前兩年賺的錢出去找創業項目,另謀出路。很多商家意識到這是賺錢的歷史性機會,於是帶著電商或實體店已經成型的商業模式進入微商行業,靠販賣所謂的“賺錢的商業模式”洗劫代理。

比如對實體店充滿憧憬和嚮往的線下“加盟連鎖模式”,小店模式門檻5萬,大店模式門檻500萬,5萬~500萬之間可以用不同業態收割無數沒幹過實體店,但一直手癢不敢動的微商去交錢、加盟。比如說借貸寶的“發展下線賺錢模式”。借貸寶的火爆意味著未來不務正業、純粹靠拉人頭賺錢模式一定會被商家大面積推廣使用。個個都跑去拉人頭賺錢,沒人賣貨,代理自然被洗掉了。還有即便是老老實實賣貨也隨時被口誅筆伐的“三級分銷模式”,品牌找團隊談一談,也能洗一批中小微商。
總之,下半年做實體店和直銷的人一定會殺進來,引進不同體量和形態的商業模式,藉口“幫助微商扭轉頹勢”洗掉一批微商,其中“懶得乾”或“幹不動”群體首當其衝。這是改寫1000萬微商命運的第二筆。

三、平台微商漸成氣候,或將粉碎團隊
8月9號,我在《老匡:又一個微商小紅利》裡提到口袋購物在拿到騰訊1.45億美元投資後,與微信展開深度合作,給微商提供了“點亮微信”便利。不僅如此,據傳微盟V店正在積極籌備ipo,微信小店、京東拍拍微店、淘寶微店以及各大電商平台競先推出微店平台。同時,馬上拿到直銷牌照的匡扶會成員品牌“愛束”,最近斥資數億元高調啟動自有三級分銷平台……平台微商在資本助推下有抱團改寫行業的趨勢。

平台微店的商業邏輯是這樣的,他們本身沒多少流量來源,但通過提供完善和系統的交易閉環來吸納中小成長型商家入駐,在商家自有微商推廣下,平台跟著提高知名度,進而吸引更多微商入駐賣貨和直接零售客戶。

平台微商是帶著“去中心化”使命來到世間的,與大團隊的“中心集權化”完全對立。大量平台微商抱團入侵微商行業,也能收割一部分小白微商,因為在做平台分銷不用囤貨,投入時間精力和人脈關係即可、基本沒什麼風險。這樣一來,在團隊混不起來或混不下去的微商新人,或以賺外快為目的的兼職微商,很容易被平台捲走。對於平台來說,誰能解決培訓和流量問題、誰能打通與微信的交互,誰就能在平台大戰中脫穎而出。

老匡判斷,一年之內,新舊兩個世界會相互挖人,纏鬥,最終形成對立和共存的格局。以代理囤貨制為主的“傳統微商”不會短期覆滅,1000萬微商將繼續做代理囤貨;剩下的1000萬會被上述三種力量洗掉,脫離團隊掌控,自由發展。

很多人說微商行業變化太快,廣州白雲那邊一大堆工廠見微商火爆,今天搞擴建,明天因為行業下滑甚至連租金都交不起面臨倒閉。老匡的意見是,無論行業格局怎麼改變,只要人在,就有貪念,有貪念,對於商家來說就有生意機會。今天的文章至少明確了一個生意機會,抓不抓的住就看你們自己了。

而且對於行業而言,新舊世界的輸贏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誰能帶領2000萬微商從業者把貨賣到消費者手中。一個渠道能否活下去,永遠取決於零售能力。

以上是老匡對2000萬微商命運走勢的猜想。如果你能看懂未來半年,可能感同身受;能看到一年,大半會轉發支持。

(文章轉載自觸電報/文:匡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