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1日 星期二

去年開始寫文章以來,由於那時微信公眾號沒有打賞功能,不時會有讀者打賞到我的支付寶。
每次收到打賞,心裡都會一陣開心,因為這是一種認可的象徵,就像感受到了屏幕那一側傳遞過來的能量。有時候讀者打賞的額度特別大,於是就特別想能和對方取得聯繫,親自表示感謝。但是微信和支付寶就像兩個不同的世界,二者之間隔了一條銀河,我卻一直無法跨越。
當時我就想,如果支付寶能支持對話功能,那我就可以直接和對方取得聯繫了。支付寶的頭像也就不再是一個無法點擊的小圖塊了。但是轉念一想,現在已經有太多渠道的即時通訊了,新興的微信、老牌的QQ、被人遺忘的飛信、不安分的陌陌,還有各種其他工具,多一個支付寶彷彿又多了一份喧囂的渠道,似乎沒有什麼意義。
但那個時候思維到這裡就像受到了限制,就像汽車開到死胡同,前面遇到一堵牆,就沒有再能往前走了。看到支付寶9.0版本,我才意識到,阿里的團隊思考可能也經歷過類似的過程,但是從這款產品的發布來看,他們做的可能比我更深刻,想的更全面,也因此更有破局之舉。
自從這個新版本發布以來,關於像素級抄襲微信的爭論沸沸揚揚。抄襲與被抄襲是中國互聯網抹不去的陰影與爭論,但是對於這個新版本,我們先暫時不把焦點放在這(該罵的可以繼續罵),我們看一看支付寶的動作,有沒有什麼端倪,這樣一個裂變性元素,能帶來什麼。
從產品看,除了兼容以前的關於支付有關的視圖,這次新版本增加了商家和朋友。
1.關於商家
我們以前電子商務或者大眾消費的發展,是從業務下沉到支付,也就是我要消費了,包括實物的買賣交易,吃飯娛樂,於是進行交易行為,最後一個付費的環節,落到支付寶。因為在互聯網的演進中,信用體系的構建是一個難題,通過第三方擔保,正好解決了這個問題。
於是,長期以來支付功能其實是被當成一種工具屬性,通過不斷完善工具的功能,確保可靠穩定,將其滲透到各個生產環節領域。於是這些年你看到支付寶的一路發展,也皆由此思路而來,最後我們都拿支付寶來轉賬了。
當有足夠多的業務經過支付寶的中轉,所有現金流量都經過並且沉澱的時候,支付寶有沒有打翻身仗的機會呢?以前是從業務下沉到支付,那能不能反過來,讓支付給業務導流?也就是說,一個管錢的工具,能不能在你的生活場景中,切入一角,讓你從這個角度打開一個世界呢。
從這個版本的佈局已經看到了支付寶的動作。我們可以在支付寶裡選擇商家,然後產生消費。因為支付寶是管錢的,從管錢的地方往外花錢,看上去要比從其他地方往要錢的地方轉,更少一道關卡,因為可能一不留神,錢就花出去了。
所以從場景上看,好像沒有太多的突兀,剩下的就是時間積累的問題了。比如大眾點評的數據積累可能比支付寶多,但是如果阿里投入更多錢和人力去收集去地推的時候,騰訊是不是要顫抖了。
2.關於朋友
有很多人會說,不就是又一個聊天工具嘛,有什麼意思呢?其實我覺得這倒是一個亮點。
在移動社交時代,信息是過載的,社交關係也是過載的。因為人人皆有的佔有慾望,我們多數會在社交網絡上,不加節制的加人,或者被人加好友。這大概是人類進化中經歷物質稀缺恐懼的後遺症吧,於是我們在信息時代肆無忌憚地佔有信息和社交關係。但是人能處理社交關係也是有限的,所以你的通訊錄里大部分好友,其實沒有什麼用,你甚至都不知道他們是誰了,然後他們還給你賣麵膜。
傳統意義上,免費是互聯網時代的思潮。大佬們都愛這麼說,產品免費,其他方式收費,以羊毛出在豬身上實現收益。媒體天天講,於是大家都信了,但是好像沒有人去想為什麼是這個樣子。
按照我的膚淺的看法,互聯網的免費只是結果,而不是分析的邏輯原因。當互聯網在紅利期的時候,免費抓住了人性的弱點,能形成快速傳播。而在互聯網開始普及伊始,各家公司的確需要像跑馬圈地一樣,通過免費收割大量用戶。
這是一個囚徒困境的過程,只要有一家免費了最後所有人都會免費的。但是免費帶來的問題是你不好賺錢,因為如果通過一個產品能直接付費來錢,那為什麼要捨近求遠免費來通過其他方式賺錢呢?商業的本質是在宏大的價值追求的外表下完成利潤最大化,所以當商業公司開始說免費的時候,要么就是有更大的算盤,要么就是迫不得已。
當一家公司成功了,他可以說是免費制勝,但是如果創業者要做起來,恐懼要搞清楚真正的邏輯,而不是說我先不考慮如何賺錢。
對於互聯網上的產品,我有這麼一個認知(這大概是五年前讀書的時候和同學討論時分析的觀點)。如果產品和錢走的越近,那麼越容易賺錢。因為大家通過這個產品和錢接觸,對錢已經脫敏了。早期用戶是不願意在網上放錢的,認為上了網的都是騙子。最早一批的互聯網企業是靠中國移動的SP業務開始實現營收的,因為大家充值打電話已經習慣,而這個就是要花錢的,雖然遺憾的是,後者的思維仍然停留在那個時代。
當大家對錢脫敏後,從錢上給你劃出一些小錢,也就是很容易的事情了。這其實也就是說的付費了。雖然說免費能吸引大量用戶,但是這批用戶往往也是低價值用戶。因為沒有付費意識的用戶要伺候是很費勁的。但是到如今,各大巨頭也知道流量價值正在降低。因為免費的東西太多了,而用戶都已經快不夠了。
阿里的估值高也就在於,和做生意的人打交道,必然是要和錢接觸的,從錢裡面出一些小錢,積少成多也就能體現巨大的價值。而支付寶又在這個環節鏈條中,承擔起資金最後落地的環節,同時,為了資金安全,支付寶用戶又會要求實名認證。
這樣一來,支付寶開放朋友的功能,相當於構建一個實名高價值的社交系統。
因為這本來就是一個離錢最近的工具,所以在這個系統裡所聚集的人們具有付費意識比例的也很高,因為這個環境本身也更容易讓大家對付費脫敏的。
說到付費意識,很容易被批評的風險是,銅臭味,穿到錢眼裡……大概是因為我們沉溺在免費中已經無法正確的判斷,導致我們的思考有失偏頗。比如以前讀書的時候,為了省100元我可能會翻遍網絡下載各種工具,為了一個資源中遍惡意插件在所不惜,花費大量時間去換錢。現在可能我願意更多的付費,如果能節省我的時間提高效率的話。
其實兩種狀態都有自己的邏輯和考慮,不存在孰對孰錯,我在以前的文章中說過,每個階段都有自己的自洽的邏輯,都會認為自己有道理,這是一種價值取向。
但是更重要的是,我們如何從一階段提升到另外一個階段?而不是讓你的思考停留在,我是一個XXX,所以你應該幫助照顧我。因為假使我們要進步的話,如果你相信收入提升是最直接的進步體現,那麼你的時間價值也就會越來越高,那麼就越可能用金錢來買時間。所以如果你要進步的話,付費的意識又是一個必然需要培養的過程,這也是破局之解。我有過這麼一條微博:
@scalers:錢沒了可以再賺,但是時間沒有了,就再也不能逆轉。這世界上有賺不完的錢,卻沒有揮霍不完的光陰。時間和金錢相比,孰輕孰重,一目了然。然後這必須是要自己去通過行動和復槃體會到的,才能觸發行動,不是被動接收照本宣科的雞湯。所以這句話也許是你的雞湯,但卻是我的生活。
從這個意義上,支付寶這個金錢工具上加載了朋友的功能屬性,其價值要遠大於我可以在這裡聊天這麼一個簡單的現象。想想,一群頻繁使用支付寶的人都會是什麼樣的人?你可能會想到馬雲身後的女人們,但是還有一群人,也是賣給他們東西的人。天天用支付寶的人,不是忙著花錢就是忙著收錢,而這群人的付費意識都會很強,因為見的多了,也就脫敏了。
為什麼總是強調付費意識?因為在網絡上,當我們都是陌生無名小ID的時候,唯一能把我們與其他人區分出來的,不是屏幕後的那張臉(而且常常還不好看),而是我們的付費意識和能力。A和B同時找C,C的時間有限,也有很多人找,但是這時候A有付費意識和能力,而B只會說你快幫助我,那對C來講,哪位的價值會大一些?
另外,付費意識強的,通常行動力也不會差,而與這樣的人相處,你自己的進步提升也很快。這是一種雙贏。人和人的交往是價值的互換過程,如果你能提供價值,那你就提供價值,如果你什麼也不能提供,那你就給他錢吧。
這是個新事物新現象,我也不知道未來會怎麼樣,但是我們試試唄,參與到發展過程中,發揮一些自己的小影響,看看會不會玩出新花樣。成長會不也是這麼玩出來的麼?你知道在我們腦子清醒會想事的年代,能見證一個現象級產品的成長,未必是常有的機會都有的。阿里為了推動IM可謂煞費苦心皓首窮經,但是搭上了支付寶的車,終於感覺有了點譜。
但是不管怎麼樣,再看這個產品,我感覺空氣濕潤,因為付費時代的大潮似乎快到了。
(轉載自自貿區高管經理人/作者:Scalers | 來源:iDoNews 專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