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7日 星期一

【企業家觀察:菜鳥COO童文紅是如何看待中國快遞市場?】

中國式快遞走向國際舞台必須有所改變
具有鮮明特色的中國式快遞,在全世界獨一無二“我去美國聯邦快遞FEDEX考察,對方聽說2014年'雙11'產生了2.78億件包裹,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童文紅說,國外沒有產生過這麼大的快件量。中國快遞市場的蛋糕非常大,而且還在高速增長。

童文紅說,隨著網購量爆炸式增長及消費者需要快速的送貨服務,國內快遞市場一下就膨脹起來了。“當時'三通一達'(申通、圓通、中通、韻達四家快遞企業)看到機會,立馬就做了,這就是機遇,就像現在的創客。”

隨著跨境電商發展,中國民營快遞紛紛把目光瞄向海外市場。“中國式快遞給國際上的印像是量很大。但是,中國式快遞如何走向國際舞台?打個不太恰當的比方,好比中國遊客在國外旅遊,雖然有錢消費,但是人家尊重你嗎?這是必須要去改變的。”

帶動民營快遞走出價格戰的泥潭至關重要

電商與快遞關係密不可分,繁榮的表面下湧動著利益博弈。快遞企業認為,上游電商壟斷了快遞,把快遞成本壓到最低,有的甚至還要從快遞費里分一部分作為自己的利潤。“我們給馬雲帶來了財富,馬雲卻給我們留下了殘酷。”一家民營快遞企業老總半開玩笑地說。

對此,童文紅說:“淘寶控制快遞公司了嗎?沒有。但是快遞公司發展了嗎?發展了。這個世界誰也無法掌控誰,只有大家一起協同發展。”

怎樣帶動民營快遞走出價格戰的泥潭?童文紅認為,一直以來,快遞公司太過於圍繞著商家轉,忽視了消費者,市場則圍繞著價格轉。

“一定是先有量,才有質,量起來了以後,才會有品質。”童文紅認為,中國的開放市場從來都是從混亂走向規範的,有價格戰不奇怪,但是光靠價格戰是沒有未來的。

菜鳥網絡只做平台,不會買一輛貨車…

5月14日,阿里巴巴集團宣布,已聯手雲鋒基金,對圓通速遞進行戰略投資。業內人士分析,這對以“三通一達”為代表的民營快遞企業震動很大,或將加速國內快遞市場洗牌。

“菜鳥網絡作為平台,不會買一輛貨車,也不會僱傭一個快遞員,我們只做平台。”童文紅表示,此次投資目的是推動整個快遞行業的服務升級。

“今天的物流不是資源問題,而是沒有聚合的訂單。我們要做的就是把訂單聚合起來,讓社會化的服務來支持這些訂單。”童文紅說,比如中國貨運航空虧損,很多腹倉都沒裝滿。最近,圓通速遞新開通一條跨境電商航線,我們合作研究怎麼讓飛機飛起來不虧本。

“物流就是聚合,規模發生效應。這是行業特性,不可違背的客觀規律。一車貨的運費一定比一件貨的運費平均價格低廉。 ”童文紅說,菜鳥搭建的是中國智慧物流骨幹網絡,這個網絡給商家使用、倉配的服務商使用,如果快遞公司需要也完全開放。

童文紅認為,菜鳥的長板就是數據,不僅有客戶、商家、消費者的數據,還有物流信息路由的數據。憑藉這些數據,菜鳥做的是物流訂單的聚合工作。

互聯網時代的本質精神就是分享

“三通一達”快遞企業在全國網絡的搭建,是經過10年磨礪才成熟的。童文紅認為,快遞企業舖網絡是非常燒錢的,而要做出差異化的服務,一定不能指望一張網絡服務。

童文紅說,互聯網大數據集成的力量,可以讓不同的人一起幫電商、快遞、消費者來完成一筆訂單交易,因為互聯網時代的本質精神就是分享。

每逢“雙11”網購旺季,快遞企業不同程度存在用工短缺問題。童文紅說,在電商強勁增長勢頭下,如果還保持著原始的用三輪車一單單送貨的模式,用工的問題一定會存在。關鍵是如何提高末端配送效率。

快遞企業紛紛開始線下“最後一公里”的佈局,如自提櫃、順豐嘿客、圓通媽媽店等,主要目的就是提升末端配送效率。“但是又有個問題出來了,末端的店到底是末端的便利店,還是再各自建一張網絡?快遞企業之間能否共享?”童文紅的觀點是彼此共享,服務消費者。

“北上廣這樣的城市,每個小區再舖一張網鋪得過來嗎?即便有這個實力鋪,有這麼多快件量去養嗎?和線下實體店合作,怎麼才能更高效?”童文紅認為,大家都說末端很重要,有些公司心態開放就共享,但是有些企業覺得共享了就不屬於自己。快遞企業比拼的應該是整個網絡裡誰佔的份額最大,而不是布了多少店。

童文紅說,快遞公司將來要轉向落地配服務,因為協同的效率更高。“比如百世匯通跟菜鳥合作,把浙江金華的倉儲、轉運中心放在菜鳥的物流基地,包裹出來以後直接進入快遞的配送中心。”
童文紅認為,前些年是市場培育階段,這幾年是中國快遞的轉型期。隨著消費者對服務品質的追求,那些以服務、數據、科技信息引領的快遞企業將嶄露頭角。

(轉載自新華全媒頭條/物流指聞整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