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7日 星期一

【觀察】郵政法沒跟上快遞業發展節奏

  隨意拆開包裹,小到飾品,大到手機,看到喜歡的就隨便拿,看到零食就打開,現場分著吃,根本不怕監控錄像。近日,有媒體報導,廣東省廣州市白雲區5名快遞員工集體偷件,數量高達200多件,警方已開始調查此事。
  此事一經媒體曝光,快遞行業的亂象再次“驚呆了小伙伴兒”。

  “目前,我國還缺少統一規範快遞業、保障消費者在快遞行業內權益的有效法規。”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王殿學今天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稱,規範快遞行業,保障公眾的消費權益,單靠《快遞市場管理辦法》已難以解決,建議在電子商務法中專門就快遞業問題作出規定,將消費者難以行使的快遞權利具體化,實現快遞行業的健康發展。

快遞行業賠償標準缺乏明確法律規定
  根據國家郵政局發展研究中心公佈的《中國快遞行業發展報告2014》,2013年,我國快遞達到92億件,規模為世界第二。隨著電子商務的迅猛發展,快遞已成為人們日常生活的主要物流方式,快遞行業正在迅猛發展。但同時,快遞業也面臨著無序的境遇。根據國家郵政局的數據,針對快遞的投訴每年遞增一倍多。而從以往媒體報導及相關部門的調查中可以得知,快遞物品丟失問題已經不是個別現象,成為快遞行業內急需解決的亂象之一。
  2013年,交通運輸部製定了新的《快遞市場管理辦法》,該辦法對丟失的賠償問題進行了規定:在快遞服務過程中,快件(郵件)發生延誤、丟失、損毀和內件不符的,經營快遞業務的企業應當按照與用戶的約定,依法予以賠償。企業與用戶之間未對賠償事項進行約定的,對於購買保價的快件(郵件),應當按照保價金額賠償。對於未購買保價的快件(郵件),按照郵政法、合同法等相關法律規定賠償。
  “該辦法遠不能規範快遞物品丟失的賠償問題。”王殿學說,我國立法上對快遞丟失物品的賠償規定一直不明確,比如快遞企業一般會在快遞單上註明未保價的,賠償金額不超過運費的5倍。但是,這個格式條款往往並不明顯,消費者經常不容易看到。而一些快遞公司內部規定,如果沒有保價即按運費的3倍至5倍賠償,這個賠償標準顯然過低。王殿學認為,通過立法提高和明確快遞丟失物品的賠償標準是當務之急。

快遞員私拆快件應比照郵遞人員處罰
  我國刑法第二百五十二條規定,隱匿、毀棄或者非法開拆他人信件,侵犯公民通信自由權利,情節嚴重的,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第二百五十三條規定,郵政工作人員私自開拆或者隱匿、毀棄郵件、電報的,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犯前款罪而竊取財物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四條(盜竊罪)的規定定罪從重處罰。
  顯然,對於私拆郵件行為,我國刑法對有特殊身份的郵政工作人員作出了責罰。由於工作性質的原因,快遞員接觸快件有天然優勢,跟郵政人員接觸郵件電報有很大相似性,那麼,快遞人員私自拆開快件,但並沒有私自佔有的行為是否構成侵犯通信自由罪呢?可否比照郵政工作人員進行量刑對其懲處呢?
  對此,北京大學法學院副教授車浩指出,快遞人員私拆快遞,即便沒有佔為私有,其行為本身也應該入刑。隨著社會發展,對於“信件”可以作適當擴大解釋,快遞物品等也應納入通信自由的保護範圍,因為很多時候,快遞物品本身就是一些信件、文件等。

消費者維權仍面臨舉證難成本高窘境
  回顧此次遭曝光的快遞員集體偷件事件,如果不是有攝像頭記錄了快遞員工的盜竊行為,恐怕相關責任問題也不易解決。可以說,快遞物品丟失的責任不明確或者過低,也是員工敢於盜竊的重要原因之一。王殿學分析稱,目前快遞行業丟失物品後主要面臨兩個問題,即丟失後的舉證責任問題和丟失後的賠償問題。
  據了解,目前《快遞市場管理辦法》引入了我國合同法的相關處理方法,按照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二條規定,貨物的毀損、滅失的賠償額,當事人有約定的,按照其約定;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條的規定仍不能確定的,按照交付或者應當交付時貨物到達地的市場價格計算。
  此外,2013年修訂的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對商家的格式條款也進行了限制,規定經營者應以顯著方式提請消費者註意商品或者服務的數量和質量、價款或者費用、履行期限和方式、安全注意事項和風險警示、售後服務、民事責任等與消費者有重大利害關係的內容。還規定了經營者不得以格式條款作出排除或者限制消費者權利、減輕或者免除經營者責任、加重消費者責任等對消費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規定,不得利用格式條款並藉助技術手段強制交易。如果格式條款含有前述所列內容的,其內容無效。
  “從這些法律規定上來看,雖然有些地方規定了消費者的權益,但從現有的媒體報導來看,丟失後的物品,除非消費者絕對能證明快遞的具體物品的質量、數量,否則很難得到滿意的賠償,而如此一來,消費者進行維權的成本就過高,權利行使起來較為困難,當真正遇到快遞糾紛時,消費者很難運用法律來維權。”王殿學分析說。
  此外,對於消費者未仔細檢查快遞物品而簽字是否算認同質量和數量,王殿學認為,2012年《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規定,即使消費者在收貨單上簽了字,也不代表消費者對貨物的內在質量進行了認可,對於快遞貨物的內在質量和數量,應該有一個異議期。
  “作為快遞行業主要法律規定的郵政法對快遞行業僅限於'快遞企業應當加強服務質量管理,完善安全保障措施,為用戶提供迅速、準確、安全、方便的服務'等相當原則的規定,而《快遞市場管理辦法》僅屬於部門規章,效力低,規定也不明確,應針對快遞行業盡快立法,促進快遞行業的健康發展。”王殿學說。
(轉載自廈門市現在物流業商會/整理自法制日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