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7日 星期一

【關注】阿里係與順豐系上演楚漢相爭

2013年5月28日,馬雲雄心萬仗的聯合一眾大佬投資建立了菜鳥網絡,宣布開始建設全國智能物流骨幹網,企圖打造一個物流界的生態平台,將所有的第三方物流和快遞都接入到菜鳥網絡中來。如果菜鳥網絡建成了,將成為一個智慧物流平台,對整個物流和快遞行業來說將是一大貢獻。

菜鳥網絡已經淪為物流公司
  首先得說張勇已經出任銀泰董事局主席,從事實上銀泰已經成為阿里系的一員了,有媒體猜測銀泰很有可能會改名成為阿里商業,當然目前還沒有改。我們再來看看菜鳥網絡的股權分配,天貓佔股43%,銀泰通過北京國俊投資佔股32%,從事實上阿里系已經掌控了菜鳥網絡75%的股權,成為絕對控投方。
  打著開放智慧物流旗號的菜鳥網絡,從一開始就是阿里系的私有物,所以三通一達一順總得加起來才不過5%的股權,即便是聯合富春集團和復星集團,也才不過25%的股權,完全無法與阿里銀泰抗衡。所以為了不成為菜鳥的棋子,為他人做嫁衣裳,三通一達很快便建立了蜂網來抵抗菜鳥。
  然而蜂網直到現在也未成氣候,僅僅成為了為四家物流公司提供共同採購的業務。從蜂網的股權比例上來看,就注定了這家公司無法成功,AA制的股權比例看似大家平起平坐,但也就造成了誰也做不了主,而在業務發展中又是誰都想給自己多一點好處的。從前各自為戰的桐廬幫好不容易聯合在了一起,很快便又在順風和菜鳥的大戰中被分化。
  按照道理來說菜鳥網絡要做的事情應該是建立物流平台,做大數據分析為各家物流快遞公司提供信息服務的業務,打造一個集合各家物流信息的大數據中心。然而從事實上我們看到,菜鳥網絡自成立之後,卻把更多的心思花在了做物流地產上,全國各處到處拿地,大量的建設倉儲中心和終端網點,菜鳥官方給出的說法是建設關鍵節點,優化物流配送服務。
  最簡單的說法就是過去各家物流快遞公司在每一個地方都有自己的倉儲中心,菜鳥要統一倉儲中心,減少不必要的物流建設成本,將所有的物流快遞都放到一個倉儲裡來。看似美好的想法背後,卻是直接控制了各家物流快遞的配送節奏,這等於掌控了物流快遞的生命線。與其說是建設全國智能物流骨幹網,不如說是從渠道上在收編各家物流快遞,最終將各家物流快遞變成了最末端的跑腿公司。天下戰國變成楚漢相爭
  2015年6月6日,順豐、申通、中通、韻達以及普洛斯聯合聲明,共同投資5億成立“豐巢科技”,面向所有快遞公司提供最後一公里收寄業務。起因是最後一公里第三方收件櫃開始要收費了,各家索性就自己來建終端網點了。但是這也就直接宣布了“豐巢科技”將和菜鳥驛站開始貼身肉搏了,快遞行業迅速割裂為兩大陣營。
  6月10日菜鳥網絡宣布,百世匯通和圓通將先期加入菜鳥驛站,共同解決“最後一公里”的配送服務。而就在不久之前,阿里巴巴曾聯合馬雲名下的雲峰基金戰略性投資了圓通,外界預測此次投資阿里拿走了圓通20%的股份。時間再往前推,2013年阿里曾以約14.56億元投資了海爾旗下的日日順,佔股約9.9%。近期阿里又投資了1.38億美元增持新加坡郵政股權,持股增加到14.51%;同時增持新加坡郵政旗下冠庭國際物流約4.2億元人民幣,持股增至34%。
  阿里系最近幾年頻頻投資物流行業,已經隱隱成為物流快遞行業的巨頭,憑藉阿里系電商的大量物流快遞業務,一眾物流快遞公司只能任由宰割。而隨著最後一公里業務的快速推進,順豐系和菜鳥系很快將要展開一場網點大戰。

豐巢科技危機四伏
  雖然申通、中通、韻達以及普洛斯已經加入了順豐的陣營,但是面臨的問題並沒有解決,那就是原本互相競爭的對手如何進行利益分配是個很大的問題。申通們在豐巢當中依然需要解決在菜鳥系當中的問題,如何不成為順豐對對抗菜鳥的棋子成為一個很大的隱患。
  而且阿里系的日包裹業務已經佔了全國快遞業將近60%的量,阿里系的業務依然是各家快遞公司的主要收入來源。而目前淘寶天貓已經在引導用戶直接使用菜鳥驛站的服務,如果公然與菜鳥係對抗,會不會受到淘寶天貓的打壓將會畫上問號。艾瑞克以及身邊的朋友最近很長一段時間,使用的都是菜鳥的服務。
  隨著菜鳥驛站終端網點體系建設的日漸成熟,用戶越來越習慣於使用菜鳥驛站的服務,各家物流快遞公司的危機將會越來越大。豐巢科技最終會不會像蜂網一樣名存實亡?而為了對抗豐巢科技,阿里系會不會再對三通一達投資或者收編?
急功近利的菜鳥網絡
  菜鳥網絡如果不插手實體物流的配送,將全部的心思用在建設物流雲平台上,通過對接各家物流快遞的數據,為第三方物流快遞公司提供服務的話,其實是有機會建設成為一個智慧物流信息平台的。然而菜鳥網絡的偉大構想,以及阿里的影響力,使得菜鳥可以輕易的拿到低價的地,最終使得菜鳥網絡急功近利,在巨大的誘惑下直接插手了實體物流業務。
  真正的全國物流骨幹網應該是一個虛擬大數據中心,為第三方物流快遞提供大數據分析和支持業務,以及其他相關的服務,然而菜鳥卻選擇了從實體上對各家物流快遞進行收編,直接入侵了各家物流快遞公司的生命線,這換了誰都是無法接受的。
  其實菜鳥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比如目前快遞公司是有單號數據可查的,但是大件物流多數是沒有數據可查的。菜鳥網絡完全可以建立一個物流信息查詢管理系統,免費開放給所有的物流和快遞公司,除了可以將所有的在途信息集中管理之外,也可以讓過去混亂的大件物流信息有據可查。
  以物流信息查詢管理系統為中心的大數據中心,本來是有機會改變整個行業格局的,但是菜鳥網絡該做的事情一件沒做,不該做的事情做了一堆。如今的菜鳥網絡已經淪為一家普通的物流巨頭,手握大量實體物流資產的菜鳥再也沒有機會去建設全國智能物流骨幹網了。
  不過正因為如此,通過建設物流信息查詢管理系統,對接各家在途物流信息方面,留給創業者的機會還是很多的。這個行業需要沒有利益牽扯的人來改變,菜鳥已經身在利益大局之中是沒有機會了,但是並不代表這件事是不能做的,全國智慧物流骨幹網還是能做的。

(轉載自廈門市現代物流業商會/鈦媒體文/艾瑞克自留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