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3日 星期三

跨境電商五大隱痛

“政府高度重視,企業熱情高漲,市場需求旺盛,發展舉步維艱。”國家電子商務示範城市專家組組長、清華大學柴躍廷教授對《財經國家周刊》記者說,這是目前跨境電商的現狀, “小賣家、小買家熱鬧,大買家、大賣家在觀望”。跨境電商購物包括貨源、報關、通關、物流、支付等環節,原有的監管體系和進出口流程已成掣肘。 2013年國家批准了上海、杭州、寧波等7個試點城市,層層推進監管模式和製度的創新,由於涉及海關、檢驗檢疫、外匯管理、市場監管、郵政管理等多方面創新,各試點城市的運作模式也形式多樣,各有差異。

“根據試點政策,寧波實施了新的監管方式,各個部門也積極配合,探索了跨境電商的"寧波模式",但和市場需求還是有差距,部委政策銜接的標准上,需要中央層面的頂層設計。”寧波市口岸辦陸空港管理處副處長林維忠表示。

  監管不適

“買全球”、“賣全球”不再是奢望,可隨之而來的經營主體虛擬化、交易形態高度碎片化等新特點,也使得監管成為當下跨境電商交易的難題。

“按照一般貿易流程設計的監管模式已難以適應跨境電商多品種、小批次、頻繁交易的新特徵,不僅產生了通關、退稅、結匯等新難題,也易誘髮質量失控等現象。”中國(杭州)跨境電子商務綜試辦招商宣傳部部長王喬松告訴《財經國家周刊》記者。

以100萬元的進口貿易額為例,在傳統貿易進口中對應也許是1萬瓶同款紅酒,採用一次報關即可完成,而消費者網購對應的或許是1萬件五花八門的商品,以目前的報關方式一一查驗,將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商務部電子商務和信息化司副司長聶林海也表示,目前全國進出口報關單大概是3000多萬單,把零售這塊加進去將超過1億單,監管部門是不可能有這個能力監管的。

“海關的人員編制是按一般貿易配置的,跨境電商這麼大的量進來,海關壓力很大。”蜜芽寶貝創始人兼CEO說。

試點城市正在嘗試解決這些難題。據寧波保稅區介紹,試點一年多來,寧波保稅區探索了跨境電子商務保稅進口備貨試點的“寧波模式”,進口業務各項主要指標均列全國7個試點城市之首。在設計試點政策時,本著“進得來、管得住、放得快”的監管理
念,為消費者跨境購物提供便利。

3月12日,國務院印發《關於同意設立中國(杭州)跨境電子商務綜合試驗區的批复》提出,要以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為動力,著力在跨境電子商務各環節的技術標準、業務流程、監管模式和信息化建設等方面先行先試。

王喬松告訴記者,實施方案的力度比較大,借鑒上海自貿區“負面清單”模式,守住幾條底線,鼓勵杭州在製度、管理、服務創新方面大膽去試,“改變不適應虛擬經濟發展的情況,試驗出一套符合跨境電子商務發展的製度”。

“各試點城市都在創新,但深淺不一樣,法規不一致,標準不統一,企業要跟不同的口岸對話,可以保持一定的差異化,發展地方特色經濟,信息系統要能互聯。”順豐海淘運營部一名負責人告訴《財經國家周刊》記者。

寧波海關相關負責人表示,試點就是要從試點中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目前各個城市都在比拼推進的力度和速度,寧波從中得出的經驗是,各監管部門以大局為重,吃透吃準國家對於跨境電商業務的目標和方向,數據共享,協同作戰,出現問題一起解決。

  稅收徵退

“海淘”興起源於價差和監管漏洞,監管部門力推陽光​​化海淘,有利於跨境電商這個朝陽產業走出灰色地帶。

海通證券(600837,股吧)的研究報告稱,陽光化本質是政府在稅收上適度放寬,在可管可控的基礎上,以滿足民眾消費需求和體驗度為抓手,將灰色清關物品納入到法定行郵監管方式內,防止稅收逃逸;對外則是通過將B2C銷售納入至出口補貼範疇,鼓勵出口。

進口跨境電商目前有“直郵”和“保稅”兩種模式。 “直郵”適合小規模零碎的B2C模式,賣家直接通過快件的方式將商品賣給個人買家,大多采用航空方式承運。 “保稅”也稱“自貿”模式,即境外商品入境後暫存保稅區內,消費者購買後以個人物品行郵清關出區,包裹通過國內物流的方式送達境內消費者。

兩種模式按章繳納“行郵稅”,但尺度上突出“自用”和“合理數量”,越界則會被視為“貨物”,海關將徵收關稅和進口環節稅。由此產生的矛盾是,若一般貿易方式下“貨物”監管將大​​大增加稅賦成本,行郵的監管方式尺度較鬆,“灰色清關”又難禁。

海通證券的研究報告稱,跨境電商陽光化的核心是滿足個人使用,難點在於監管的具體拿捏和執行,理論上是需要報關單、物流運單、支付清單的“三單合一”。

出口跨境電商的主要難題是“退稅沒有吸引力”。 “國家鼓勵出口,要企業參與,企業考慮是否便捷,是否有利,否則為什麼要參與。”林維忠說。

據他介紹,目前出口跨境電商B2C模式70%的包裹都通過郵政系統投遞,國家對郵政有稅收補貼,運費價格相對便宜,問題是不便於海關統計,不易享受到正常的出口退稅。出口電商企業無法獲取進項發票抵扣稅款,就沒有意願配合通關報稅,同時利用地下錢莊進行收付匯,使之脫離了“陽光化”初衷。

寧波一家電商企業負責人表示,有了試點政策後,理論上可以把500件貨物一次性正式報關,拉到保稅區,然後國外要一件發一件,等500件全部發完後,再結單申請出口退稅,但政策歸政策,落實起來還是有很多麻煩。

聶林海公開表示,商務部牽頭在2013年起草了跨境零售出口政策,國務院轉發以後,通過這一年多以來的實踐,發現效果不是很明顯,主要原因是參與企業的積極性不高,試點政策出台後,也不是所有的地方都可以做。

寧波跨境電商出口尚未實單運作,電商企業多通過杭州、上海等外發貨物,適用當地的政策才可順利出關。 “純跨境模式下的出口業務快要做死了。”林維忠說。

或鑑於此,義烏已探索了跨境出口在規定範圍和標準內“不徵不退”政策,杭州跨境
電商綜合試驗區也擬採用類似政策。林維忠說,“不徵不退”與“先徵再退”在稅收結果上基本相同,卻節約了環節,可以限定區域、限定企業,而且需要企業主動申報。如果同時結匯也陽光化,則可大大促進跨境出口業務。

王喬松告訴記者,這次杭州以問題為導向,摸清企業的實際需求,第一批梳理了81項政策需求,涉及海關、稅務、外匯、商務、工商等各方面,已上報國家相關部委待批复。

 產品同質化

產品貨源同質化,進出口跨境電商都面臨這個問題,價格戰亦隨之而來。

海外買家選擇在網上選購中國商品,一是當地買不到,二是便宜實惠。當一位海外買家想購買一個iphone 6的皮套時,在速賣通或eBay上可以搜到上千個提供同樣款式皮套的中國賣家,那麼海外買家選擇購買的決定性因素就是價格了。

貨源公開化、價格透明化導致國內賣家的競爭日趨激烈,從全球免郵到比價工具的盛行都削弱了利潤。 “同質化競爭加劇,一款新產品掛上網,好日子不到一個月。”上述寧波電商企業負責人對記者說,必須加速產品的更新換代,才能繼續保持競爭力。

國內買家在網上選購國外產品時,通常先挑選產品品牌,然後比較哪個價格實惠,但可供選擇的商品種類少,以母嬰、美妝等產品為主,隨著海淘平台增多,同質化現像日益嚴重。

遞四方信息科技公司高級副總裁劉向東說,“海淘”興起是國內母嬰用品無法獲得消費者的信任,所以海外產品像填補空白一樣衝了進來。這是非常尷尬的現狀,但國內的消費者不光需要母嬰用品,品類要繼續豐富,至少要像出口那樣豐富。

以寧波為例,試點一年間來自全國各地的67萬名消費者,通過寧波跨境平台購買進口商品貨值2.8億元,主要為母嬰用品、食品、飲料、紡織品等16大類快速消費品。其中,進口尿不濕的銷售量最大,銷售額佔比達到總成交額的七成。

首先,要找到海外優質產品並招攬至平台。目前自營型的主要是海外買手代購或自採,平台型會選擇和品牌商或渠道商合作。

“洋碼頭的商品品類還不夠多,起碼沒達到我的預期。目前也就兩三個類目做得好一點,母嬰、保健、食品、戶外、化妝品、居家、電子產品等品類都想做大,但忙不過來。一個個談上游商家談得非常累,招商絕對是非常大的瓶頸。​​”洋碼頭CEO曾碧波說。

其次,監管部門要在檢驗檢疫方面進一步放寬跨境電商進口食品、保健品、化妝品及3C產品的准入和簡化監管流程,有條件地採信國外質檢標準,往往是電商企業最希望進口、國內消費者最希望購買的商品,由於一些前置許可等政策原因被拒之國門外。

“如果進不來的問題解決不了,市場想做大是不可能的。”寧波出入境檢驗檢疫局保稅區辦事處相關負責人表示,寧波最大突破點在於前置許可便利,執行時僅對電商進口商品實施入區檢疫,一旦檢疫合格即可入區上架銷售,整個流程最快可在半個小時內完成。

  物流瓶頸

物流不是影響跨境購物的決定因素,但影響消費者的購物體驗。

順豐速運國際電商事業部副總裁李清望向《財經國家周刊》記者介紹,出口跨境電商的物流主要有郵政服務、商業快遞、專線物流、海外倉儲等模式,目前國際四大快遞公司的服務還不適合中國電商賣家,貨值低支付不起高額的商業速遞費用。

  目前運用最多的仍是郵政包裹。據中國郵政公佈的2015年國際小包郵費價格,平
郵寄往日本的價格是62元/kg,寄往英國76元/kg,美國、加拿大88元/kg。

有電商賣家抱怨道,有時一件衣服成本30元,運費要50元,“速度又慢,可能發第三批貨的時候,第二批貨還在路上,我們還沒收到第一批貨的貨款。”

另外,不是任何城市都能往國外直接郵寄國際郵件,只有設立了國際郵件互換局的城市才有這個資格。林維忠告訴記者,寧波一直爭取設立國際郵件互換局,前後折騰了兩年多,最近有可能獲得國家批准。這是個口岸功能,做跨境出口業務的前置條件,沒有這個功能,寧波的郵政包裹只能從杭州或上海的空港口岸出去,無疑增加了企業的成本。

對出口跨境電商賣家來說,想要獲取更高利潤,物流是一個不得不破的壁壘,“海外倉”正是在這樣的市場訴求中應運而生。

eBay近日發布的《海外倉:跨境電商新常態》報告指出,截至2014年第四季度,在年銷售額超過10萬美元的eBay大中華區大賣家中,已有三分之一的大賣家開始使用海外倉。其中,有45.5%的大賣家海外倉的商品銷售額超過其總銷售額的一半,有34.5%的賣家超過80%以上的銷售額都來自海外倉商品。

在業界看來,出口跨境電商已經逐步進入“海外倉”時代。 eBay大中華區首席戰略官胡蓉蓉表示,海外倉的本質就是將跨境貿易實現本地化,提升消費者購物體驗,從而提高跨境賣家在出口目的地市場的本地競爭力。

進口跨境電商的物流同樣複雜,包括海外的收件、打包、倉儲、海外頭程運輸、出境的清關、跨國運輸、中國海關入境的清關、國內“最後一公里”配送等眾多環節。

很少有物流公司能夠獨立完成所有的環節,大多需要將其中的幾個環節外包出去,這就會造成物流公司對整體的服務質量和配送實效很難有效把控。號稱“自建”海外物流體系的電商平台,主要也是在海外自建或租用倉庫,在配送上再選擇第三方物流。

李清望說,順豐剛推出的一項“混合型”的物流解決方案,就是把郵政的清關和快遞的服務集合在一起,郵政清關可以保證時效,順豐快遞保證服務。

  規則重構

從記者調研來看,跨境物流跟國內物流最大的不同在於其需要通過兩道海關關卡,出口國海關和目的國海關。物流的關鍵在於目的國海關,經常出現海關扣貨查驗,處理的結果無外乎三種:直接沒收、貨件退回發件地或要求補充文件資料再放行。

“沒收”和“退件”帶來的損失都是賣家難以承受的,而“補充文件資料再放行”無疑延長了配送時間,可能導致買家投訴甚至拒付。

“跨境不僅僅要解決境內的問題,還得解決境外的問題,使得雙邊之間的監管平台互聯互通,共享雙邊企業的商品訂單、合同、發票、運單,真正實現單邊放行、單邊商檢。”柴躍廷告訴記者,也就是說,貨物從深圳出去以後,走到德國就不用再通關了,直接放行。

4月8日“海關總署跨境電商通關服務平台”的開通,實現了對俄電商平台、電商企業、物流企業操作系統與海關總署電子口岸的系統對接,採用“清單核放、匯總申報”監管方式辦理通關手續,海關可以在線實時監控,有助於打破中俄兩國傳統灰關貿易束縛。
“跨境電商要以系列貿易協定為基礎,或者是雙邊的貿易協定為基礎。比如韓美自
貿協定,其中專門有一個章節就是跨境電子商務。 ”林維忠對記者表示。

據介紹,從電子商務交易形式上分析,純粹的電子交易在很大程度上屬於服務貿易範疇,國際普遍認可歸入GATS的規則中按服務貿易進行管理。對於只是通過電子商務方式完成定購、簽約等,但要通過傳統的運輸方式運送至購買人所在地,則歸入貨物貿易範疇,屬於GATT的管理範疇。此外,對於特殊的電子商務種類,既非明顯的服務貿易也非明顯貨物貿易,如通過電子商務手段提供電子類產品(如文化、軟件、娛樂產品等),國際上對此類電子商務交易歸屬服務貿易或貨物貿易仍存在較大分歧。

天貓國際一名人士告訴《財經國家周刊》記者,阿里希望能構建一個eWTO的規則。上個世紀WTO發揮了很重大的作用,讓許多大企業把生意做到了全世界,現在互聯網可以幫助中小企業將產品賣到五湖四海。

“打通了境內境外兩個通道,跨境電商將贏來大發展期。”柴躍廷認為,過去的國際貿易規則沒太多考慮網絡通道,中國要把握這個歷史機遇,通過試點城市和國外城市先對接起來,點上取得突破再進行推廣。接點成隊,結隊成網,贏得先機。

轉在自財經國家新聞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