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5日 星期一

防跨境電商鑽空子?海關總署:“行郵稅”是否上調尚在研究

近日,在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海關總署副署長魯培軍錶示會不會把貨物稅和物品稅進行合併,有關部門正在進行研究。如果一旦取消行郵稅,那麼對以少上稅來達到價格優惠的眾多跨境電商企業來說,就到了行業洗牌的時候,沒有價格優勢,大部分跨境電商企業將會被大的電商擠垮。

目前,我國海關對於進口商品有兩個徵稅規則,一種是企業購買國外商品進入中國並用於商店銷售,海關對其徵收關稅和進口環節增值稅;另一種,則是由個人帶入或者郵寄的物品,徵收行郵稅。

行郵稅,是行李和郵遞物品進口稅的簡稱,是海關對入境旅客行李物品和個人郵遞物品徵收的進口稅。行郵稅是增值稅、關稅、消費稅三合一的稅種,共有四檔稅率,分別為10%、20%、30%和50%,一般低於同類商品進口關稅。

行郵稅也是中國特有的一種稅種。魯培軍錶示,現在世界上大多數國家,是不區分貨物和物品進行徵稅的,但是有一個低值商品的概念。比如說美國海關對200美元以下的商品准予免稅進境;200美元以上至2500美元以下的商品按照簡易申報程序進行監管徵稅。


行郵稅是價格優勢的根本


如今,國內跨境電商企業和平台大多是採用行郵稅進口商品,避免繳納高額的貨物進口關稅和增值稅,使得商品單價大幅下降。比如,國外某品牌的化妝品,因要繳納50%以上的進口關稅等,國內專櫃要買上千元,而通過跨境電商企業進口的同樣商品,價格只有四五百元。

魯培軍說,跨境電子商務是基於網絡發展起來的新型業態。我們不能籠統地說跨境電子商務交的就是行郵稅。因為,這一業態當中的一部分,比如說B2B的商品,也就是通常所說的企業對企業的那部分,現在是按照一般貿易進口貨物進行監管、徵稅,並把它納入到海關貿易統計裡面的。

只有對跨境電商屬於B2C也就是通常說的企業對個人的那部分進口商品,而且還有一個限制規定,在每一件商品一千元以下的,海關現在按照行郵稅,規範的說法叫做“進境物品進口稅”來進行徵稅監管。同樣對於B2C的那部分,超過限值以上的,也就是一千元以上的現在還是按照貨物進行監管徵稅。

可據媒體報導,目前很多合規的跨境電商平台,如天貓國際等,多將進口貨品先囤在進口口岸的保稅區中先不繳稅,等消費者下單後再從保稅區發給消費者,對於單件低於1000元的商品就按照物品稅報稅,通常是附加10%的行郵稅。這相較於一般貿易進口環節需要徵收的關稅、17%的增值稅等進口環節稅收而言要低得多。

這種模式,不但讓國內經營海外商品的代理商們感到不公平,也搶走了零售終端的大多數消費者。 “同樣的商品,在網上海淘,有國內保稅倉海關監管,質量有保障,價格還便宜,我為什麼不在網上買呢?”一位常年“海淘”的消費者說。


成本增加將促使行業洗牌


“至於剛才說的行郵稅要提高,或者是否併入貨物稅的問題。從我們國家來說,下一步會不會把貨物稅和物品稅進行合併,據我了解,這個問題有關部門正在進行研究,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定論。”魯培軍說。

事實上,行郵稅在整個進口關稅中佔的比重並不大。之所以要單獨拿出來討論,是因為近兩年國內跨境電商的迅猛崛起。

《2015-2020年中國電子商務代運營行業發展前景與投資機會分析報告》顯示,我國目前共有跨境電商企業20餘家,平台企業超過5000家。 2014年我國跨境電商交易額為3.75萬億元,同比增長39%,其中進口交易為1290億元,同比增長60%,出口交易為3202億元,同比增長40%。

在一些專家看來,跨境電商規模擴大後,不再適用於行郵稅。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稅收研究室主任張斌認為,不取消行郵稅會引發深層次的矛盾,如果跨境電商在行郵稅制度下,稅負比一般要低很多。跨境電商交易會擴大,會衝擊一般的貿易。這將導致兩個矛盾,一是不公平的競爭,不僅僅是一般貿易和跨境電商,也會延伸到國內外企業的不公平競爭。國內企業產品要交納17%的增值稅,行郵稅覆蓋不了這部分成本,不符合稅制公平原則。二是一般貿易與跨境電商稅負的差距繼續擴大的話,會導致進口環節增值稅、關稅的下降,影響財政收入。 “所以,未來財稅部門取消行郵稅,在稅制上起到了中性的作用。”

取消行郵稅,就會讓跨境電商成本大幅提升,商品價格也會隨之上漲,這對一直打價格戰的跨境電商來說,將會是滅頂之災。

自2013年7月跨境電商開始試點,截至目前跨境電商進口試點城市包括上海、廣州、深圳、重慶、寧波、杭州和鄭州。隨著自貿區的深入,天津和福建不可避免要進行跨境電商試點。

雖然大多數人都對跨境電商看好,但受政策因素影響,一些想從事跨境電商的人仍在觀望,“都知道跨境電商能賺錢,可究竟要怎麼做,估計沒有幾個人明白,還是等等再說。”

轉載自浙江跨境電子商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