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0日 星期三

「兩岸一制研究中心」創立說帖

中華兩岸通關商檢協會 秘書長  王精誠
中華兩岸通關商檢協會擬成立智庫型的「兩岸一制研究中心」,其創立宗旨、功能、運作企劃如下:

一、前言──「兩岸一制研究」是什麼?不是什麼?
「兩岸一制研究中心」係針對兩岸政治、經貿、社會、法律、文化等制度上的歧異進行統整式研究,並找出整合歧異的方式。
所謂「一制」有幾個層面的意義:一是功能性、實務性的「一種制度」,二是籠統式、概括性的「一制性」,三是動態性的把兩種制度合而為一的「一制化」。
「兩岸一制」最具代表性的「一制」案例,就是同文同語,兩邊使用相同的語言,普通話在兩岸都可暢行無阻,既是「一制性」,也是共同使用「一種制度」,完全符合「一制」的精神。
然而,雖說在語言溝通上沒有障礙,但是,在書寫的文字上,兩岸還是有不小的歧異,台灣使用繁體字,大陸使用簡體字,兩邊的「中文」,雖然大同卻也存在不小的差異。不過,透過電腦「繁簡轉換軟體」,只要一個按鍵,繁體字就可以轉換簡體字,簡體字即轉換成繁體字,這就是「一制化」的經典之作與最好的說明。
另外一個必須先說明的「前提」是:「兩岸一制」不涉及任何意識形態、「藍綠」與「統獨」的爭議。一般人看到「兩岸一制」,本能就以為這是一個「促統」的外圍研究機構,「把兩岸促成一制」,其實完全不是這回事。我們著眼的是兩岸交往過程中技術性與功能性的「一制」,其目的在強化台灣對外的競爭力,爭取最大的利益。至於兩岸最後要選擇「一國兩制」、「兩國兩制」或「兩國一制」,不論是「一國」、「兩國」甚至「三國」,都與「一制研究」的宗旨無關,「一制研究」也不涉及這塊領域,這就如同你不能把「繁簡轉換軟體」說成是「促統」的工具一樣。
在國際關係上,台灣與美國是採行相同的民主制度,兩國在政治制度上是「一制性」與「一種制度」,但是,卻是無關兩國統或獨的「兩國一制」,兩邊因為這種「一種制度」與「一制性」而形成水乳交融的盟友關係,這就是「一制」而不涉及「一國」、「兩國」的案例。
就實質效益而言,「一國兩制」就如同「異國兩制」,除了形式上的統一之外,沒有任何資源共享、互通經貿的效益;至於「兩國一制」,雖然是兩個獨立的國家,但是,暢行無阻的「一制性」,可以把兩國所有的利益綁在一起,緊密結何創造雙贏,這就是「一制性」的價值。
台北市美國商會每年都會發表年度政策建言報告台灣白皮書,每一年的台灣白皮書」都會重複提到一個重點,就是批判台灣的經貿法規與國際經貿標準有嚴重的落差,導致許多跨國企業的商會會員在台投資阻力重重,對於在台灣增加投資、擴大經營興趣缺缺。
美國商會認為政府部門主事者對國際貿易的實務與國際性法令了解有限,加上受到貿易保護主義心態影響,政府在修改政策法規時未充分與時俱進,考量與國際接軌的配套法令,反而發展出許多台灣特有的法令限制,在廠商商品認證、核價與行銷上採行逆反國際慣例的做法,衍生額外營運成本,不僅造成跨國企業沈重負擔,也阻礙台灣消費者使用創新產品與服務,尤其在金融、製葯、生計、醫療器材、資訊科技、汽車與零售等領域。
美國商會不只每年發表台灣白皮書」提供政策建言,幾年下來,發覺台灣政府根本無動於衷,無意改革,乃組團返回美國告狀,組成「叩門之旅」代表團,帶著白皮書回訪美國華府,與美方政府、官員、專家進行遊說,討論如何進一步讓台灣跟上時代,以雙方認可的「一制性」提昇台美經貿關係。
這就是國際經貿「一制性」的必要性與價值,也是為了達成「一種制度」的「一制化」工程。所以,「一制性的研究工作」,不僅限於兩岸,而是全球性、國際性的大工程,台灣要與國際接軌,就必須跟其他國家、貿易夥伴共同達成「一制性」的「一種制度」。只是囿於外語能力與文化背景的局限,我們沒有足夠資源去推動「全球一制的研究」,只能就近與就語言互通之便推動「兩岸一制研究工作」。
因此,我們總不能說推動「全球一制的研究」,就沒有政治目的,推動「兩岸一制研究」就有政治企圖。

二、以兩岸通關檢驗檢疫來說明「一制」的重要性
20141215日,「兩岸企業家峰會」在台北舉行,陸方的理事長、前大陸國務院副總理曾培炎在會中表示,台灣正在籌畫「自由經濟示範區」,大陸則有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近來還增加三處自貿區,對台還有昆山、福建等特別地段。曾培炎以行家的角度呼籲,未來兩岸園區應加強政策體系和管理模式上的溝通交流,「尤其是建立海關、檢驗檢疫和倉儲物流的『直通車』,打通園區內企業間合作的『無障礙通道』,增強兩岸企業攜手走向國際市場的競爭力。」
針這個問題,國內相當權威的《經濟日報》在20141218日刊登了一篇名為「兩岸經貿應善用現有的寶劍」的社論,用來說明「一制性」的必要性與重要性,茲摘錄重點如下
近年來各國關稅一直調降,造成貿易限制的原因,愈來愈出現在各種標準、檢驗、執照申請等非關稅問題上。以中韓FTA為例,按照韓國貿工能源部網站公布的資料,對於美妝產品,中韓之間達成的共識是相互接受國際公認的檢驗報告,通關便利化,以及在美妝產品檢驗程序中給予對方相同的平等對待,可能才是中韓FTA潛在的真正價值。
這是因為中國對於美妝產品的檢驗制度,一直是台、韓商的抱怨重點。由於美妝產品多具有高度流行性;能夠及時上架抓住流行,又是MIT(台灣製)或MIK(韓國製)在中國市場馬上加值25%,所以往往及時上架才是關鍵,而非關稅。但台商常常抱怨,是中國對美妝品的檢驗時間最少要12個月以上(其國產品只需一半時間),導致出現「送BB霜檢驗,拿到合格證時已經在流行DD霜」的窘境,使得MIT的加值完全沒效,而且就算搶到零關稅待遇也意義不大。
中韓FTA生效後,韓國美妝品只要在韓國取得符合條件的報告,就算在中國還是要送檢,在比照大陸國產品的情況下,時間一定也能縮減。到時候若MIT的美妝品要重新檢驗、審核,至少12個月才能上架,韓貨4個月就能上市,其影響可想而知。這樣的檢驗流程優惠待遇,還包含醫藥品、家電用品及汽車零組件等。
要追上韓國,政府一定會再次祭出「加速兩岸貨貿協議談判」的法寶。殊不知,這些問題現在就可以解決。兩岸自2008年起,就已經簽署了20餘項與經貿有關的合作協議,其中包含了標準檢驗認證合作、智財權合作及醫藥衛生合作等協議。這些協議正是爭取比照韓國待遇的基礎。換句話說,即便我們無法完成「豪華版」的FTA,這些「簡易版」的協議,除了無法降關稅外,一樣可以達到類似效果。
不過這些協議六年來除了開開會以外,到底發揮哪些降低貿易障礙的效果?我們無從知曉,政府也不曾說明白。在中韓FTA宣布談判完成後,除了兩岸貨貿協議這個法寶外,其餘已經握在手上的「寶劍」,也完全沒有出鞘之意。發生這個結果的原因很多,例如標準檢驗、認證及智財權合作協議,雖然都是經濟部主管,但降低貿易障礙一事,卻非業務主管機關所關心之事;至於醫藥衛生合作更是衛福部主政。這些協議是為何而簽?要如何發揮功效?這些問題都需要檢討與確認。
在面對兩岸情勢撲朔迷離的今天,豪華版的兩岸貨貿協議依然重要卻遙不可期。回頭檢討成效,發動已經握在手中的簡版寶劍,用更多元的手段協助廠商,或許可以加速贏取產業與社會的信心與支持。(摘自《經濟日報》20141218日社論)
《經濟日報》這篇社論,前面的論述完全正確,但是,結論卻錯了,文中誤以為兩岸簽署的二十餘項經貿合作協議,就是抵禦韓國、推展兩岸經貿的「寶劍」。如果那不是「寶劍」,那麼「寶劍」是什麼?

三、兩岸如何建立經貿對接的「一制性」
馬英九總統從2008開始執政的六年當中,兩岸大約簽署了20項協議,大多數在形式上簽定後即送進冰箱,沒有進一步針對協議後的解凍與開放工作,進行配套性的政策輔導、法令修正、施行細則的擬定、技術性的解決障礙,最重要的就是銜接兩個政治實體不同制度上「一制性」的最後一哩路。
從「一制性」的角度而言,20項協議中最重要的就是第四次「江陳會」於20091222日簽署《兩岸農產品檢驗檢疫協議》,以及第八次「江陳會」201289簽署的《海峽兩岸海關合作協議》
如果,後續的協商兩邊的農政單位能針對兩岸農產品的檢驗、檢疫工作進行「一制性」的對接工作,以及兩岸能針對海關的通關、商檢等作業擬定兩種制度銜接的「一制性」機制,而讓台灣的農產品能從各個口岸光明正大登陸,以及台灣的商品能以符合陸方通關與檢驗的程序順利登陸銷售,這個才是台灣在兩岸經貿上的「寶劍」,否則就是「廢鐵」。
但是,這些經貿協議只是「合作架構」,而缺乏架構之下的諸多行事細節,落實到兩岸商貿最基本,也是最關鍵的通關、商檢、檢驗、檢疫實務,統統繳了白卷,兩岸經貿互通的大門仍然被許多枝枝節節的技術問題卡得死死的,動彈不得,簽了等於沒簽,都是「空架子」,兩岸經貿關係發展,是「華而不實」、「開而不放」,表面風光,實質意義不大。
橫梗在兩岸經貿之間的鴻溝與障礙,不是ECFA,不是「經濟合作架構」,而是架構之下的諸多細節。就事論事,如果要一舉撞開兩岸經貿的大門,鋪陳康莊大道,核心工程還是化解兩種以國家主權為象徵的制度如何「一制化」的工程,以經貿通商最後一哩,而且是最關鍵的環節──通關及商檢而言,兩岸亟需完成的是建立通關、商檢的「一制性」,例如:兩岸貿易商品名詞的統一、品項品名的分類,檢驗的項目、檢驗的儀器設備、檢驗的方式方法、檢驗的數據標準、檢驗的收費、流程與時間、檢驗的認證制度等,這才是「寶劍」。
要磨這一劍,不只曠日廢時,而且衝突難免,扞格處處。因此,為了爭取時效,降低成本,化解爭議,雙方更要建立兩個共識:第一,盡可能採認對方的檢驗認證;第二,如果雙方無法達成「一制性」,就接受國際公認的檢驗標準,以此化解歧異,以「國際化」作為「一制化」的平台。
現在論兩岸經貿,台灣正在籌畫的「自由經濟示範區」,以及大陸的自由貿易試驗區,是顯學;若論國際經貿,兩國、多國以及區域性的FTAFree Trade Agreement自由貿易協定)是顯學。
不論自貿區或FTA他的基本功能與特色就是一次處理關稅及非關稅貿易障礙,包括:免稅、法令鬆綁、減少各種制度性的經貿高牆,但是,關鍵還是在如何突破「一制性」的羈絆,甚至以「區內境外」的方式避開「兩制」的扞格,創造一制的紅利。
所以,大陸前國務院副總理曾培炎才會提出,未來兩岸要建立海關、檢驗檢疫和倉儲物流「直通車」的釜底抽薪之計。《經濟日報》的社論才會直指,美妝產品在中韓之間達成的共識是相互接受國際公認的檢驗報告,通關便利化,以及在美妝產品檢驗程序中給予對方相同的平等對待,這才是中韓FTA潛在的真正價值。說了半天,還是「一制性」。
我們這麼舉例說明,可能還是無法盡窺「一制性」的全貌,姑且就以兩個「對照組」來反襯說明「一制性」的關鍵性角色──「小三通」與「電子商務」。
「小三通」是過去這段時間兩岸之間最活絡的「絲路」,小三通之所以成為台灣各式商品登陸的「終南捷徑」,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以「小額貿易」為名的「小三通」所搭建的平台與「魔術箱」,透過這個灰色地帶的運作,規避或化解了「兩制性」的扞格,建立了檯面下「一制性」的運作模式。雖開啟了登陸的「方便門」,但是,「小三通」仍是在「睜隻眼、閉隻眼」之下偷偷摸摸運作,終究有其侷限性,不是正規商貿管道。只要陸方祭出正規通關與商檢的緊箍咒,「小三通」馬上變成「通三小」。
再來看電子商務,由於兩岸的環境差異,電子商務已成為大陸國民消費的主流,其規模、制度、商品、便利性均遠遠超過台灣,台灣的買家透過變通的支付方式與國際物流配送,可以向淘寶網購買商品,台灣人也可以在淘寶網開店,賣一些台灣商品,參與這塊市場。
「電商」之所以能夠快速成長,甚至東征台灣市場,主要就是電子商務跨境、跨國、跨國際的營運方式避開了「兩種制度」對於你來我往的干擾,也可以說是另闢蹊徑,建立了另類的「一制性」。
因此,當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宣稱他想幫助更多台灣年輕人到大陸創業時,基本上,大家是相信馬雲有這個心,也確實能作到,最主要的原因是他開創了「兩岸一制」的新模式與新天地。
回到經貿的主題,兩岸貿易往返的商品何止千百類、萬多種,諸如:農產品、水產品、畜產品、地方特產、一般食品、酒類、果汁飲料、加工食品、醫藥品、保健食品、機能食品、生技產品、化妝品、保養品、清潔用品、有機商品、機械、工具機、車輛、電機、電子、電器、紡織服飾、珠寶飾品、建築材料、衛浴設備、塑膠用品、藝品、健康器材、醫療保健、光學眼鏡、鐘錶、文具教材、美容儀器、休閒食品、茶葉等。
這些商品要在兩岸市場互通有無,在經貿領域「兩岸一制」的前提下,這是一個何其龐大的「一制化」工程,「兩岸一制研究」是不是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做?有很大的研究需求?不論是理論分析或實務建言。

四、兩岸其他領域制度上「一制性研究」的課題
兩岸之間的互動相當頻繁,「兩岸一制」的研究工作,除了前述語言、文字、經貿之外,其他領域還有更多的「一制性」研究工程,諸如:比較敏感的政治制度,現在大陸方興未艾「反腐」所帶動的社會改革,兩岸原本就「一制」的宗教,系出同源的中華文化,可以交叉報考互相採認的專業證照,以及不斷開創新高的旅遊市場等,其他如分治之下必然存在的差異,諸如法律、人權、教育、媒體、演藝事業、企業經營、學術研究、貨幣制度、保險金融等。
以比較敏感的政治制度來說,雖說兩岸目前在政治制度上絕無一制化的可能,但是,相關的對比式研究仍不可或缺,不要說兩岸,單是台灣就陷入政治制度「一制性」的風暴,台灣目前正為了內閣制與總統制進行修憲的「一制化」工程,而大陸要了解台灣的憲政一制化,當然得透過「兩岸一制」的研究工作。
就此觀點推演,「兩岸和平協議」就是「兩岸一制」在政治議題上最高層級的工程與最高境界的成果。
再來說習近平上台後奠定統治威信的反腐打貪,其本質就是翻江倒海的社會改革工程,可是,你確定他的社會改革掌握了整體架構、重點與竅門嗎?
比較兩岸的社會改革措施,首先要了解兩岸的社會背景,兩岸同屬華人社會,其社會體系最大的支柱,就是馬雲所說的「佛教的包容、道家的和諧與儒家的規矩」,儒釋道融合形成兩邊社會最大的同質性優勢。那麼兩岸社會的共同問題又是什麼?根據此間社會觀察家王精誠針對兩岸社會改革的研究與分析,萬法歸宗就是一句順口溜「一黑二黃三花四白五毒六害七騙」
這個七色斑駁的問題,正是台灣社會、或者說是中國社會結構性與基因性的病灶。所謂結構性的問題,就是只要是中國人的地方,中國人的社會,就一定孳生伴隨這七大害,不論社會如何進化、如何演變,這七大害始終如影隨形陪伴中國社會:一黑,黑道橫行,治安敗壞;二黃,色情氾濫,性暴力犯罪;三花,金錢遊戲,貧富差距;四白,官員貪污,賄賂公行;五毒,毒品充斥,食安傷身;六害,六種生活惡習(台灣是「菸、酒、檳榔、查某(女色)、賭、流氓氣」,大陸是另外一套六種生活惡習),七騙,無所不在的欺騙,包括專業的詐騙集團與庶民的欺騙惡習。
這七大病灶,都以不同的形態、不同方式與中國人的社會長相左右,不論在台灣、中國的本土,或是海外僑社,今日華人社會之亂象,不正是這七害之寫照?
海峽對岸之大陸政權,最擅長用「老嫗皆懂」、「人人心領神會」、琅琅上口易記好說之俗俚語來包裝政策,以高妙的「政治口號」推行政策帶動改革。近年大陸上順口溜的發展達於巔峰,甚至有「順口溜治國」之實,如果「一黑二黃三花四白五毒六害七騙」的社會改革政策能出口到大陸,對大陸政權與老百姓將帶來極大震撼,面對如此高妙的「政治順口溜」,大陸人一定甘拜下風,自嘆不如,佩服得五體投地,也展現台灣的「政治文創」水準。
更重要的是,這七大重點不只是台灣社會改革的方向、重點與處方,也同樣是大陸社會問題與社會改革的處方,如果習近平能以此七點規劃完整的社會改革,不只反腐打貪,更擴及其他層面,深化改革的深度與廣度,強化改革的力道,他的歷史定位將更穩固。
如果,兩岸能就社會問題進行「統一式的改革」,同步進行改造,改造方向與內容完全相同,而讓兩岸的社會問題皆能獲得具體的改善成果,這就是「兩岸一制研究」的最大功能。
綜合以上的論述,「兩岸一制研究中心」的兩岸一制研究工作,係針對兩岸的交流、互動、合作、互惠、借鏡、參考、競合、嫁接、交往、磨合,進行多面向的兩岸一制研究工作,期望能成為兩岸的「介面」,可以是純學術的研究分析,也可以是實務性的政策規劃與建言。
兩岸之間值得推動與發展的研究項目非常多,領域非常廣泛,但是,我們只鎖定最有研究價值的「兩岸一制研究」作為核心主題。

五、「兩岸一制研究中心」的運作規劃
「兩岸一制研究中心」智庫,設執行長負責推動相關業務,主要活動包括:
1、定期舉辦兩岸大型研討會的「兩岸一制論壇」。
2、定期發表「兩岸一制」學術研究報告。
3、接受政府機構及民間社團進行有關「兩岸一制」的委託研究。
4、委託專業人士針對「兩岸一制」特定議題進行研究。
5、架設「兩岸一制研究」網站,彙整相關資訊與研究成果。
6、出版「兩岸一制研究」學報型刊物。
7、籌組「中華民國兩岸一制研究學會」,以民間社團搭配學術機構共同推廣。
8、與大陸學術機構策略結盟,加強「兩岸一制研究」的學術交流活動。
9、針對「兩岸一制」主題,在台灣組團到大陸考察,或邀大陸人士到台灣參訪。
10、開辦「兩岸一制」實務班,如互相採認的專業證照班、大陸通關商檢實務研習班。
「兩岸一制研究中心」的經費採自給自足制,主要來源包括:
1、企業界的捐助。
2、民間社團與民間人士的贊助。
3、爭取陸委會、海基會及其他政府部門的補助。
4、爭取政府部門的標案。

5、開辦實務班的收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